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快马的蹄声敲碎了湘阳城的黎明,给这座法斯特帝国的军事重镇带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

    “位于帝国北方的宿敌帕里正在边境地集结兵马,而且和驻守帝国北疆的北方军团密切接触,北方军团的大量军队已经移动到并州以南,似乎是要南下进入湘阳州。”

    湘阳州,位于法斯特帝国的中东部,是帝国的第三大州,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矿产,使其拥有了“天府之州”的美誉。

    尤那亚的封地便是在这个州里,到了他出任军部尚书之后,更是将整个湘阳州都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亲自出任湘阳州的总领,可以说,这里是尤那亚的根据地。

    在逃离帝都艾司尼亚后,因为受伤过重而陷入昏迷状态的尤那亚就是被他的军队送到了湘阳城休养的。

    经过全国最好的几个治疗师这几天来的精心治疗,尤那亚总算苏醒过来,但由于伤势太过严重,至今他还不能下地行走,更不用说恢复多少武技了。

    为报仇雪恨,也为夺艾司尼亚和法斯特的皇位,海鹰扬带伤率领他的鹰扬军团攻打吉里曼斯去了。留下来的那些家臣面对这样的情报,实在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担上什么干系,经过一番讨论之后,他们还是决定把这情报送到了卧病的尤那亚床头。

    “不好,赵荣那头该死的老狐狸一定是要有所行动了。”

    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尤那亚的头脑却是非常清楚,看到这样的情报,他不禁暗暗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既然帕里要有所举动,自然周边的其他国家也会趁法斯特内战之际趁火打劫的。

    而且显然驻守北疆的北方军团的军团长赵荣已经被帕里说动,也要趁帝国内战之际从帝国中分一羹。

    “这样下去可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

    尤那亚望著众家臣略带慌张的脸孔,口中喃喃说道。可恨他的手下除了海鹰扬可以独当一面外,好像再没有一个可以值得完全信赖的人才,使得什么大事情都要他来拿意。

    “我一定要马上恢复过来,不然的话,像这些没有头脑的家伙,是办不成什么大事的。”

    思片刻,尤那亚便在床上下了数道命令,从武安前线将可以抽调的军队全部调来,同时向其他国家派出外交使者,为他的行动争取时间。

    传令派军增援湘北要塞,并让要塞的守将一定要严加防备,密切注意北方军团的动向,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死守要塞。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尤那亚便传令将他的治疗师全部召来。

    “如果你们中谁能够在一天之内让我的伤势完全康复,我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如果你们中没有办得到,那么你们全部都要被处死。”

    坐在床上的尤那亚看起来十分虚弱,但仍然有一股难以抵抗的气势和威严。话语的声音虽然很轻,却带著可怕的杀机。

    “殿下!这……”

    “尊敬的殿下,求您饶了我……”

    所有的治疗师全部跪倒在地上,向尤那亚哀求。像尤那亚这样的伤势,他们是根本无法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