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大人,我们抓到了一个奸细。”

    和夏云决斗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八月二十七日,犹豫不决的叶天龙正要下决心发动正面强攻,他的巡逻队抓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这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身穿一件陈旧的法斯特平民服,宽阔的额头上灰色的头发已经有些脱落,高高的鼻子,嘴角至下巴已经刻上了棱角分明的皱纹。

    乍看之下,和那些普通的法斯特中年农民没有什么别。可是当他被带到叶天龙的跟前,猛地一挺胸抬头,那双细细的眼睛中射出了机敏、聪慧的光芒,反映出他直率而寡言、果断而敏感的个性。

    “大人,他一直在我们的营地外徘徊……”

    队长正要向叶天龙禀报,这个男人突然开口了。

    “叶大人,请您解救我家的大人。”

    叶天龙愣了一下,马上问道:“你家的大人是……”

    男人的口中说出了令他震惊的话:“我家的大人就是夏赫将军,我是他的贴身副官陶鲁斯。”

    叶天龙强忍心中的惊诧,连忙挥手道:“松绑,上座。去请计无咎大人过来。”

    卫兵给陶鲁斯解开绳子,又搬了一张椅子让他坐下,随后便退了下去。

    等到计无咎到达之后,陶鲁斯便向他们道出了心中的机密。

    “文冶达殿下并没有在军中,这一次的叛乱是由我家大人的两位公子发动的。”

    头一句话,就让叶天龙和计无咎两个人惊讶不已。原来文冶达和上官清儿他们并没有从戒备森严的艾司尼亚的逃走,而是潜伏下来,等候一个安全的机会。

    而夏赫的大儿子夏风的师父血手天蝎独自一个人来到了夏赫的军中,经过一番仔细的筹划,便决定由夏风和夏云带领军队在高阳州以文冶达的名义发动叛乱,以此来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给别人一种文冶达已经逃离艾司尼亚的假象,从而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他们放弃追捕文冶达的安排。

    “其实在大军到达高阳州的时候,受到文冶达殿下蛊惑的两位公子为了得到大军的指挥权,就发动了一次叛乱,将夏赫大人软禁起来,对外则宣布夏赫大人卧病在床了。”

    陶鲁斯痛心疾首地说道:“我家大人一直引以为傲的两位公子,居然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受到这样的打击,他真的卧病在床了。”

    “怪不得那天我去见夏赫将军,接待的人总是般托辞,不让我去见夏赫将军……”

    叶天龙恍然大悟,望著计无咎说道。正陷入沉思之中的计无咎缓缓点头,却并不说话。

    “我家大人一直以来深受先皇的器重,怎么能忘恩负义,做出这等株连九族的叛乱之行?”

    陶鲁斯神情激动地望著叶天龙,道:“在得到叶大人出兵平乱的消息,我家大人就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说明情况的机会。这次趁著大公子忙于调集军队救援小公子的时候,我家大人便派我潜出高阳,来向叶大人求援。”

    “那么,夏赫将军想要本府如何救他呢?”叶天龙望了一眼依然在沉思默想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