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前面有敌人出现。”

    前哨游骑兵不断将消息传到叶天龙的中军。

    “人数有多少?”

    叶天龙一边下令全军备战,一边问道。

    “小的略微数了一下,大概有五千多人。”

    被问话的骑兵想下马禀自己的帅,却被叶天龙挥手示意,他便在马上弯腰行军礼后恭敬地道。

    叶天龙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心中马上有了一个意。他各派了一千骑兵埋伏在两边的丘陵上,等候他的指令。

    然后自己带著剩余的一千骑兵稍稍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在一块开阔的草地上摆开了阵势。

    片刻之后,在前方的视线中出现了敌军的旗号,黑压压的人影渐渐占据了叶天龙的视野。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数队手持长矛的步兵,在他们的后面是身披盔甲的重步兵,走在队伍后面的是弓箭手,而为数不多的轻装骑兵则是放在队伍的两翼,作为游弋策应的部队。

    眼前的情况和叶天龙的判断差不多,根据所得的情报,夏赫的大军本身编制里面就没有多少的骑兵,在树立反旗之后,自然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建立一支强大的骑兵,因为这需要大量的金钱和优秀的人才。

    因此,在夏赫的军中,真正唱角的只能是步兵。何况出兵登州的夏云只是作为夏赫大军的前锋,更加不可能带有多少骑兵。

    这也是叶天龙敢带著三千甲胄骑兵来迎战夏云的原因之一。毕竟这些甲胄骑兵的机动性和攻击力都是步兵无法比拟的。在帝国的军队中,论到战力,没有哪一支野战部队可以和拱卫帝都的甲胄骑兵抗衡。

    敌军虽然看到叶天龙的骑兵在前面列阵,但依然十分沉稳地向前推进,那种从容不迫的步伐和严整的队形让叶天龙也不得不暗暗赞叹夏赫的治军。

    一直以来,叶天龙都是和法斯特军一起与敌人交战,现在面对其中的一部分法斯特军,他才体会到法斯特军的严整给对手的压力。

    这一支五千人的夏赫军一直推进到叶天龙的面前,才开始布下阵势,以长矛手为的轻装步兵站住阵脚之后,二千名重步兵在他们的后面排成一字横阵,骑兵则是在两翼往后缩,将弓箭手的队伍保护起来。

    在对手进行布阵的时候,叶天龙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让夏赫军的指挥官感到有些意外,叶天龙应该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在他们没有列好阵势之前发动攻势,骑兵如果等到步兵布好阵势后再冲锋,简直就是自死路。

    “难道他相信甲胄骑兵的战力真的可以突破步兵的密集阵势吗?”

    他正在狐疑之际,叶天龙已经吹响号角,催动一千甲胄骑兵向前缓缓逼近,不容再多想一下,他也下令吹响进军号,整个阵势向前推进。

    后方的弓箭手正要准备第一次攻击的时候,忽然间感到脚下的大地发生微微的颤抖,紧接著,急促的马蹄声有如暴雨般的在两侧响起。

    “该死!是敌人的骑兵!”

    夏赫军立刻意识到中计了,叶天龙站在他们的前面只是作为一个诱饵,真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