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原本充斥于身边的声浪突然间停下来,四周变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安静,叶天龙知道很多的大臣都在冷眼旁观,看自己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

    望著贾拉德嘴角的一丝冷笑和他身边两个亲卫眼中不屑的神色,叶天龙心头一阵无名火腾地窜起来。

    这个时候自己在气势上绝不能够有丝毫的示弱,免得让人小看,加上方才倩公的那一番话引起的怒火尤在中烧,叶天龙正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现在贾拉德的表现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你眼中还有殡殿的存在吗?”

    叶天龙猛的踏上一步,神色凌厉地直视贾拉德,那种威势使得贾拉德身边的两个亲卫本能地向前挺了一下身子,似乎是要抢上前保护自己的子。

    “先皇的灵柩就在里面,你竟敢在外面大声喧哗,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还有什么颜面谈帝国的法律?”

    面对叶天龙的强硬态度,贾拉德也毫不示弱,将胸一挺,生硬地说道:“我没有大声喧哗,只是和部下说自己的一些心里话而已,这一点,我想诸位大人也可以作证的。”

    然后他盯著叶天龙的眼睛,缓缓地说道:“叶大人的言词咄咄逼人,硬要往本府的头上栽罪名,到底是何居心?”

    看到城卫军的东督和北督如此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样子,完全不同于袍泽之间的争吵,有几个原本想出头说几句劝解话的大臣也缩了去,免得引火烧身,在这样的局势下,明哲保身才是第一要务。

    心中怒火更炽,但面对贾拉德完全反常的表现,叶天龙的头脑反而渐渐变得清醒起来,作为一个官阶比自己低半级,名义上又要接受自己领导的城卫军北督,贾拉德此时的表现可以说是完全超越了正常的情况,这种样子明摆著就是撕破脸大干一场的,或者说,贾拉德是有备而来,心中一定有什么企图。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眼中杀机一现,让贾拉德和他身边的两个亲卫无不心中暗暗一凛,但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叶天龙的语气却一下子变得缓和起来。

    “贾拉德大人,就事论事,你这样的说法是不是以下犯上,妄自非议上司呢?”

    贾拉德神情微微一变,他原本以为叶天龙会怒不可遏地朝自己大发雷霆,却不想得到如此的覆,这种突然间的变化让他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把贾拉德的表现一一看在眼中,叶天龙心中更是有数,他暗暗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贾拉德大人,你带著亲卫在先皇的殡殿前面随意大声说话,作为你的上司,我是可以依法从重处置啊!”

    “你敢!”叶天龙的这一句话刺到贾拉德的痛脚,叶天龙这样的人居然会是他的顶头上司。

    想也不想,他便顺口道:“尤那亚殿下和众位大臣都在,你竟敢出手?”

    “是吗?”

    叶天龙拉长了声音,扫了一眼刚刚从殡殿步出来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知道他们起先在里面听戏的,见到自己和贾拉德的冲突一下子严重起来,才会急急忙忙出来准备劝解的。

    “你说我敢不敢?”

    一双眼中闪动著骇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