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七月十三日,艾司尼亚的街头巷尾悄悄传扬著海鹰扬将军从武安前线国的消息,至于二太子文冶达在高阳州自封为法斯特新皇帝的消息还没有从前方传过来,而军部对于这个消息也暂时不予公布于众。

    “嗨,你知道吗?我刚刚在南关看到了好多的鹰扬铁卫,海鹰扬将军一定带了不少人马来。”

    “是鹰扬铁卫吗?听说他们是非常可怕的啊!”

    “绝对不会错的!我一看到他们那形状特别的飞鹰盔和胸甲上的鹰扬图,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海鹰扬将军身边的鹰扬铁卫。”

    站在街头的几个路人说得津津有味,口沫横飞。此时,一辆轻型马车正好从他们的身边驶过,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传到了车帘低垂的马车车厢里面。端坐于车厢里白衣素服的男女都是耳目敏锐的高手,自然是听得十分真切。

    “现在连普通的市民都知道海鹰扬带著人马来了,艾司尼亚的局势又要发生不小的变化……”

    叶天龙靠在铺了锦缎的垫背上,无意识的轻轻自语。

    听到叶天龙这样的话,坐在他对面的于凤舞美眸中蓦然闪过一丝光芒,不觉暗暗点了一下头。这时候,坐在左边的柳琴儿出声说道:“听鲁图先说,这次海鹰扬带著他五千的鹰扬铁卫赶艾司尼亚,队伍就驻扎在南关。为了帮助尤那亚登上皇位,海鹰扬他可真是不遗余力啊!”

    “真没有想到,海鹰扬他居然会丢下武安前线数十万大军,这可是违反法斯特军法的,难道就不怕受到军法处置吗?”一定要跟著于凤舞进宫的龙灵儿在一边也颇为不解地问道。

    “海鹰扬这样做的确是违反规定的,但问题是谁来追究他的责任呢?”

    于凤舞说著,轻轻叹息了一声,续道:“陛下突然去世,国中新皇未立,他这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没有人可以动得了的。”

    “而且海鹰扬这样做,是给艾司尼亚的众大臣巨大的压力。就连艾司尼亚普通的市民都知道他带著部队来,朝中的诸位大臣自然更是清楚他手中的实力,说一句不好听的话,现在国内能够和海鹰扬抗衡的人还真找不出一个来。”

    听到于凤舞这一番话,叶天龙默然不语,心中突然间跳出这样的一句话:“实力决定一切。”,不管什么时候,拥有强大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

    “难道大姐你还不如他吗?”

    柳琴儿很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我们凤舞军团不管哪个方面都不差他那个鹰扬军团,这些年来的战绩更是远非他们可比。”

    于凤舞轻轻摇头,柔声说道:“现在我已经是从军中退役的了,怎么可以和现役的军团长比呢?至于丽蝶妹子所率的凤舞军团由于刚刚新败,实力损失不小,而鹰扬军团却是在武安连胜,又有两个军团的支援,此间的差距,我们应该要承认的。”

    正在说话之间,无忧宫已经在望。各处守护的宫廷侍卫俱是一色的素服白袍,车场也已经有数辆马车停泊,从车厢上的徽号看来,是吉里曼斯的车队。

    按照法斯特帝国的规定,皇帝的丧礼为“大丧仪”,有一套非常繁杂的仪式和过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