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坐在会议室里,听着一众法斯特重臣慷慨激昂的发言,叶天龙却是昏昏欲睡。昨晚上他是一夜没有睡好,因为饱受折磨的肠胃不时向他发出抗议,早上起来自然是无精打采。

    这次会议的议题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要确定如何产生法斯特新皇帝的办法。因为安德列三世的突然去世,法斯特帝国的政权出现了权力的真空。

    一部分大臣支持尤那亚,而更多的大臣则是支持伊春,只是尤那亚手中掌握着法斯特帝国大部分的军队,这一点是他的对手无法忽视的存在。

    本来,叶天龙是没有资格参加这种层级的会议,只是他非但是城卫军名义上的总指挥官,而且又是青州总领,法斯特帝国新成立的天龙军团军团长,加上于凤舞的影响力,从而使得他可以列席会议,坐在了最末尾的一个位子上。

    说来说去,还是没有一点的进展,由于得到军方的大力支持,尤那亚现在是处在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但吉里曼斯一手扶持的伊春也没有差多少,支持他的是除了军部之外的其它五部尚书,加上拥有临时国事处理权的左宰,以及大部分的法斯特皇族。

    可以说,在宫廷里尤那亚所得到的盟友非常有限。就这一点而言,十五年前,负责军事方面的右相因为牵涉到谋反的案件被处死后,右相位子的空悬造成了军方在宫廷中发言权减少,是尤那亚一方最为吃亏的。

    会议最终还是不欢而散,尤那亚的强势让吉里曼斯一方无法如愿强行推举皇位继承人,叶天龙的暧昧态度也让他们双方吃不准。

    因为这个时候,艾司尼亚真正可以用武力说话的就是强大的城卫军。只要叶天龙的东督职位还在,艾司尼亚的所有城卫军就必须在名义上服从他的指挥。

    虽则,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暗中已经各自控制了一部分城卫军,但毕竟这不是法的手段,是无法正大光明的摆到外面来。

    但要说到除掉叶天龙,不管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都不敢轻举妄动,一来是叶天龙手中的实力不俗,二来是有些担心弄巧成拙,反而将叶天龙推到对方的阵营去,使得自己一方更加不利。

    这其中的关键道理,是叶天龙在府后,一个人躺在宽大舒适的浴池里,才慢慢想到的。

    被温热的池水浸泡,叶天龙感到自己变得神清气爽,头脑也越发灵活起来。他不禁为自己早上的表现暗暗庆幸,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精神的话,他也许会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来,这样一来,自己就很难再保持一种超然的地位。

    “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叶天龙抬起头来,仰望着浴池上面的屋顶,陷入沉思之中。

    不管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他都不喜欢,因此无论是哪一个获得法斯特帝国的大权,对他来说,都是没有差别的。

    其实真正说起来,尤那亚和他已经结下很深的仇恨,而到目前为止,吉里曼斯并没有和他发生什么大冲突,叶天龙应该对吉里曼斯感觉好一点,可他却是在本能的讨厌吉里曼斯,可以说,他对吉里曼斯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感。

    有一点,叶天龙非常清楚,目前的局势下,他想明哲保身是非常困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