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你说什么!?”

    尤那亚几乎是怒吼起来,他的眼睛闪过如电的利芒。经过残酷的血战,现在他的部下已经将文冶达的太子宫完全控制,文冶达一方的人除了战死之外,都成为他的阶下囚。

    他本以为这样的大获全胜,文冶达就无法逃脱自己的手心。但没有想到的是,他听到的却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坏消息。

    “你再说一次!你们居然没有找到文冶达!?”

    “是的,太子殿下!”

    前来禀报的士兵几乎要把自己的身子缩进雕花地砖铺盖的地面,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整个太子宫都查了一遍,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发现文冶达和他的党羽。而且在俘虏和尸体中都没有看到文冶达。”

    部下的哀鸣声丝毫没有让尤那亚的怒火减退,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打了半天却是白白忙碌一场。文冶达居然没有在太子宫里,那么他能够躲到什么地方呢?

    “给我仔细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道和暗室之类的东西。”

    尤那亚想了一想,下令道:“太子宫里一定有不少的复道和夹壁,不要漏掉任何一点的蛛丝马迹,绝不能让文冶达逃走。不然的话,我要把你们的脑袋全部砍下来!”

    “遵命!太子殿下!”

    可怜的士兵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离开了盛怒中的君。

    满身血污的乌尔玛被带到尤那亚的面前,他的胸口有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左手臂更是齐肩而断,看样子是已经活不成了。

    “你告诉我,文冶达躲在什么地方?”

    尤那亚做了一个手势,让人将乌尔玛架起来,神色凌厉地望着他。

    “那我有什么好处呢?”

    乌尔玛吃力地笑了一笑,用力抬起右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

    “当然,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尤那亚威风凛凛地说道:“一刀砍下你的脑袋!不然的话,我就让你知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底是什么滋味。”

    乌尔玛的笑容凝固在他的脸上,神情一下子变得僵硬,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神数变,先是闪过愤怒之神色,接着陷入思忖之中。

    片刻之后,他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牵动气机,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尤那亚一直很有耐心地望着乌尔玛,等他咳嗽缓下来后,才缓缓开口道:“你想好了吗?”

    乌尔玛喘息了一阵,黯然点头道:“文冶达殿下他已经离开无忧宫了!”

    尤那亚的眼睛顿时大亮,紧紧吸住乌尔玛的眼睛。乌尔玛也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尤那亚,神情没有丝毫的动摇。

    站在一边的费先哲突然轻轻地对尤那亚说道:“封锁无忧宫!”

    尤那亚的身躯微微一震,点头道:“果然是好心计啊!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还真不愧是我的兄!”

    听到尤那亚和费先哲的对话,乌尔玛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色,他昂起头对尤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