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混乱就像是一块石头丢入水面,引起的涟漪向四下扩散,根本无法用强力手段控制下来。

    面对着圣殿骑士团那黄金火焰旗帜,守卫无忧宫北门的侍卫们选择了放下他们的武器。

    在文冶达手下那些督战的死士出手杀了数名侍卫后,终于引起了侍卫们的激烈反弹,心中的仇恨被点燃了,毕竟他们这些人来到无忧宫才几天的时间,居然在举手投足之间表现出人的态度。

    侍卫们的倒戈相向有如在负荷已达极限的骆驼上再加千斤,立时宣告了文冶达对无忧宫的短暂统治正式寿终正寝。

    与此同时,在尤那亚那正面强力的攻击下,无忧宫的侍卫们打开了宫门,他们决定不再无缘无故为文冶达这样的人卖命。

    放下武器的侍卫们受到了很好的待遇,无论是尤那亚还是吉里曼斯,对于这样一支力量,他们总是要设法收归己有。

    不管怎么说,在艾司尼亚,无忧宫的侍卫队是除了强大的城卫军外,唯一一支不可小视的力量,甚至在某些时候,他们能发挥的作用远远超过了城卫军。

    文冶达的那些死士见状不妙,很快便退到文冶达的二太子宫里据险死守。这里虽然地方不是很大,但也有足够的空间和防御设施供他们施展。

    “为什么要让他们横插一手?”

    命令城卫军将敌人团团围住之后,尤那亚找到了吉里曼斯,询问圣殿骑士团插手的原因。

    “因为文冶达做出了弑上的事情,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罪行!”

    吉里曼斯微微一笑,还没有说话,圣殿骑士团的团长大人,法斯特神殿大司神的得意子西拿基大步走过来,义正辞严地答道。

    西拿基今年三十五岁,有着魁梧的身材,过人的武技,四方的脸上留着整齐的胡须,称得上是相貌堂堂,而他的为人严谨守礼,使得他在上流会中得到了“无可指摘的男人”这样的美称。

    “经过神殿和皇族长老的联席会议,我们刚刚有了决定。”

    皇家大神官法伦在宫廷侍卫长古德的陪同下,也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诸位皇子中,谁能够先抓到文冶达,就立谁为法斯特的皇帝。”

    尤那亚的眼中神光一现,缓缓地说道:“原来如此,难怪连堂堂的圣殿骑士团也出动了。”

    “不错,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要各凭手段。”吉里曼斯含笑道:“而且尤那亚殿下已经用了好几天的时间,一直没有什么成果,因此,本官才想要助殿下一臂之力啊!”

    “好,很好!那么现在是不是也要一起攻击他们呢?”

    尤那亚强压心中的怒火,神殿和皇族长老一起开会,他在事前居然没有得到一点风声,这说明了他在这些家伙的心中到底处在什么样的地位上,看来想得到他们的支持已经是不大可能了。

    “今后的计划有重新修订的必要。”尤那亚在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

    他一向来着力经营军部的势力,努力在安德列三世面前做好每一件事,而对于其它皇族的老人,却是不冷不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