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从早上开始,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城卫军就出现在无忧宫的前面,他们列成整齐的长条阵,士兵们脸上的神情肃穆,似乎在等待什么,一股肃杀之气顿时弥漫整个无忧宫。

    这种气氛和前几天他们所采取的示威性攻击完全不同,压得无忧宫的侍卫们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人人都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登上城墙,准备战斗!”

    各级长官的命令声响在无忧宫的上空,甚至连宫廷的侍女和下女,也被他们派上用场,为守在城墙上的侍卫们运送各种军事物资。

    但说一句老实话,无忧宫的侍卫们此时并没有多少的士气,对于这场战斗他们更是到现在还没有真正明白过来。到底他们在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

    和城卫军对峙三天来,很多侍卫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关于整个事情真相的种种流言,面对这样的局势,他们更是不愿意为文冶达这样的人卖命。

    现在唯一促使他们和城卫军在无忧宫前对峙的原因就是长期以来养成的服从性以及守卫无忧宫的本能。

    这样的情势,文冶达等人自然也是看到眼中,苦在心中,可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无计可施的文冶达唯有下令加强无忧宫的巡防力量,靠严酷的手段来维持无忧宫的防卫,特别是他手下那三千的死士更是不遗余力地巡逻、督察。

    但文冶达和他的亲信心中也知道这其实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办法,当地底下的潜流大过上面压制的力量,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而对于那些自动加入文冶达阵营的女官,或者身不由己被同僚卷入斗争的女官来说,她们更是清楚目下的处境是何等的危险,但她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让压制的力量大过地下暗涌的潜流,努力把目前的状况维持下去。

    到底明天会怎么样?

    现在谁也不敢去想,不敢去思考,绝望就像是只乌鸦一般盘旋在众人的心头。

    “殿下,敌人开始发动进攻了!!”

    文冶达寝宫的殿门被猛的推开,侍女的脚步匆匆,进来禀报了这样一个不好的消息。

    “不要管它,又是和前几天一样,示威性的攻打!”

    文冶达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消息从床上起来,依旧懒洋洋地躺着。

    “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他们绝不敢真的攻打这座无忧宫的,因为它是法斯特帝国的象征,法斯特皇家的秘宝全部藏在这里,破坏它们的责任不是尤那亚或者伊春这些家伙可以担当得起的!”

    “不,这一次看来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个沉沉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惊动了床上的文冶达和上官清儿。

    血手天蝎大步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脸色显得十分不快。

    也难怪他心中不悦,外面强敌大兵直迫墙下,可文冶达这几天来却是和上官清儿等女人夜以继日的在一起旦旦而伐,贪婪地享受着醉人肉欲。

    看到眼前的景象,血手天蝎的眉头更是暗暗一皱。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