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六月,安德列三世驾崩的噩耗传到了青州。

    “你再说一遍!!陛下驾崩了!?”

    叶天龙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帝安德列三世春秋正盛,身体也一向没有什么大病,怎么可能突然在一夜之间去世?

    正要问个明白之际,细碎的脚步声匆匆,只见倩公一阵风似的冲进来,后面紧随而到的是于凤舞,这美女战神此刻是脸色苍白,一双美眸中满是掩藏不住的震惊之色。

    在她们后面几步进来的是柳琴儿诸女,她们都是听到侍女报告这惊天大事之后,飞速赶来前厅,人人脸上的神情都表明了她们心中受到的震撼。

    听着信使对情况的详细报告,倩公扑入叶天龙的怀中,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大哥,父皇……父皇……他怎么……可以丢……下我……”

    叶天龙怜惜的将倩公抱在怀中,温柔地轻拍她的香肩,好生安慰。而站在那里一直不发一言的于凤舞,此刻娇躯微微一晃,终于坐倒在椅子上,两行清泪从美艳照人的明眸中潸然落下。

    “大姐!”一旁的柳琴儿、绾贞不觉惊叫了一声,不过柳琴儿知道于凤舞为何会如此,因此她的惊叫声中更多的是担心;而绾贞则大为惊讶,于凤舞为何如此的失态,和她平素的沉稳截然不同。

    龙灵儿如同身受一般,缓缓走到于凤舞的身边,用十分担心的眼神看着她。因为与她心意相通的龙族美少女,感到美女战神心中此刻有着如针刺一般的椎心之痛。

    看到这样的场面,叶天龙不觉在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他揽着泣不成声的倩公走到于凤舞的身边,轻轻地说道:“凤舞……”

    于凤舞摇摇头,闭上了双眸,过了一会儿,她猛的睁开眼睛,美眸中闪过一丝骇人的光芒,对叶天龙缓缓地说道:“这其中必定有问题!”

    叶天龙的心神一震,他怀中的倩公更是猛然抬起头来,一双美眸红红的,直直地望着于凤舞。

    “你的意思是……有人动手脚吗?”

    片刻的沉默之后,叶天龙略显迟疑地问道,老实说,他心中也有这样的疑惑,但于凤舞居然说得如此肯定,这让他颇为奇怪。

    于凤舞的视线从众人的脸上缓缓扫过,最后望着叶天龙,道:“陛下身边的女官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其中有一个就是优秀的治疗师,她负责每七天检查一次陛下的身体状况。如果陛下真的是沉缅于酒色,导致身体亏损的话,她会马上提出警告的。”

    “更为重要的是,陛下所练的武技中有一项就是房中奇术,对于女色,他应该有更多的了解,而且陪伴他的女官也都是学过侍奉之术,他怎么可能死在女官身上呢?”

    因为已经为人妇,面对的又是自己的丈夫和同房的姐妹,于凤舞的分析冷静而且详细入微,有些话如果是未婚的小姐,还真是无法说出口。

    叶天龙听着于凤舞的分析,不觉暗暗点头,更让他佩服的是于凤舞居然这么快就从安德列三世去世的震惊中冷静下来,对整个事件做出了如此缜密的推论。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