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戒备森严的无忧宫门口,守卫们全部换上了素白的衣裳,而且在人数上有了很大的提高,那种样子几乎可以用如临大敌来形容。

    看到这样的情形,到达无忧宫的王公大臣们无不心中暗暗担心,目前艾司尼亚的局势实际上已经是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而且现在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带著大批的卫士出席今天无忧宫中举行的紧急会议,整个气氛十分的紧张。

    议事大厅里,当文冶达在女官和众多侍卫的簇拥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顿时引起一阵轻微的议论。

    尤那亚首先对文冶达的地位表示了质疑,一个刚刚不久前因为策动阴谋试图刺杀皇帝的人,怎么可以支持今天这样的会议呢?文冶达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气。

    当下吉里曼斯也随声附和,提出这种情况下,应该是由德高望重的王公贵族来持会议,才是最恰当的。众大臣自然也是纷纷点头。

    面对这样的局面,文冶达的表现显得胸有成竹,并没有因为这两大强劲对手的发难而乱了阵脚,他请出皇族的老人,一个和安德列三世有著相同父亲的亲王瓦多克,他是年近八旬、已经退出政坛的长者。由瓦多克持今天的会议,自然是最恰当不过了,当老态龙钟的瓦多克出现在会场,反对的声浪一下子便消失了。

    会议上,众人最关切的就是两件事情,一是安德列三世在逝世之前有没有指定他的继承人;二是皇帝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面对第二个问题,皇帝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很快众人明白到,根据御医的检查,安德列三世是因为女人的关系导致心脏突然承受不住那种剧烈的活动而出事情的。

    “你肯定是这样的缘故吗?”尤那亚的眼神如刀锋一般,盯著眼前的男人:“有没有检查错误的可能性?”

    站在他面前的御医额头冒出了一阵冷汗,慌忙点头,嚅嚅道:“是的,是的。小人已经检查了好几次……”

    “尤那亚,你就不要再追问了!”瓦多克不悦地说道,皇帝死在女人的身上,这种事情说出来实在很不光彩,可以说让法斯特帝国在大6上非常丢脸的。而且在座的都是王公大臣,把安德列三世的这种丑事全部抖给他的大臣们,实在是让皇族中人也感觉难堪。

    尤那亚猛醒,看到吉里曼斯和文冶达的眼中都是笑吟吟的样子,知道自己方才的表现有些过头,他也不再多追问了。御医离开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双脚都已经发软,他暗中擦了一把冷汗,大呼侥幸,

    而至于第一个问题,最后一个和皇帝在一起的女官上官清儿告诉大家,安德列三世已经在前几天就指定了他的继承人,传位的诏书也已经早早写好,只是安德列三世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许任何人看到诏书的内容。

    “陛下曾经说过,这诏书他放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只有当他仙去之后,大臣们才可以打开这一份诏书的!”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法斯特的皇帝指定继承人,都是在生前告知身边的大臣们,并要听取众大臣的意见,然后封其为皇太子的。

    “那么这一份诏书在什么地方呢?”吉里曼斯冷笑著问上官清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