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事情越来越麻烦了,该是出动城卫军进行扫荡的时候。”

    石义信望著眼前缺少表情的男人,有些苦恼地说道。他虽然从感情上并不喜欢这个男人,但却是明白,目前在整个东督府中,这个男人是最值得信赖和商议的一个人。

    叶天龙离开之后,东督府在明的方面是石义信负责,但暗中的一切活动却都是鲁图先在指挥。也正是有鲁图先手下那些无孔不入的耳目,东督府才掌握著帝都艾司尼亚的一切形势变化,石义信处理公务和事情来自然也是胸有成竹。

    “不可能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他们不会同意我们这样做的。”

    鲁图先冷静地分析道:“现在大人不在艾司尼亚,如果我们想调动东督府的城卫军,一定会招徕他们的攻击。他们对于东督府可是虎视眈眈,只要有一点地方可以供他们发挥,他们就会抓住不放的。”

    “但这样的话,靠艾司尼亚的治安单位根本就控制不住目前的局势啊!”石义信看了看手中的一份报告:“光是监视那数千名可疑分子,就要花费我们很大的力气了。何况,三太子和左宰的人还不时发生冲突,……”

    说到这里,石义信长叹了一声,他能够做的都做到了,但往往这边抓了人,军部和中书省很快就会动用各种手段放人,除非是当场处置,不然的话,根本就是效果不大。而且很多时候,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人相互铲除异己,都是在私底下做的,他虽然通过鲁图先得到这些情报,却无法按照正式的途径来处理这些冲突。

    “让他们狗咬狗不好吗?”鲁图先淡淡地说道:“那些潜入艾司尼亚的可疑分子不但尤那亚的人在暗中监视,就连吉里曼斯的人也在暗中监视,真不知道他们属于哪一方的势力?”

    石义信的眉头一皱:“那奇怪了,这些人潜入艾司尼亚,难道是受别国指使来做破坏活动吗?”

    “有这个可能。”鲁图先点点头:“武安的嫌疑最大,如果他们能够在艾司尼亚制造出更大的混乱来,法斯特进攻武安的行动就会出现很大的变数。”

    石义信的眉头又是一皱,他听出了鲁图先的话语中,提到法斯特的时候,并没有用认同的口气,好像根本没有认识到他自己现在也是为法斯特而效力。

    但石义信还没有开口纠正鲁图先的错误,匆匆而来的紧急情报让他们两个人同是精神大振。监视那些不法分子的人注意到他们好像有所行动了!

    与此同时,同样的情报也传到了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耳朵里面,让他们立刻把大部分的注意力转移到这些人的身上。等这些人一动手,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调动军队,趁平乱的大好时机,铲除掉那些和自己做对的家伙。

    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全部都是抱著这样的想法,所以,他们是几乎同时调兵遣将,召集人马,筹划多时的计划一行动起来自然是有条不紊,快速迅捷。

    一下子,艾司尼亚城内无数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这一批潜入艾司尼亚的人身上,这一夜,到底有多少人在静静等待著事件的发生,已经不得而知,但各方势力的活动骤然停止之后,却让艾司尼亚得到了一个难得的平静。

    轻轻的敲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