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怀中的玉人发出了一声细细的呻吟,叶天龙才骇然松了他的双手。不过他还是将柳琴儿揽在自己的怀中。他已经打定意,不管如何也不再放手,只有将这美好的胴体抱在怀中,他才有一种真实的触感,才知道眼前的并不是一场梦。

    “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情……”

    听到叶天龙惶恐的声音,柳琴儿了他一个娇媚的眼波,娇嗔道:“你把人家抱得太紧了,腰都要被你搂断啦。”

    望著眼前笑靥如花,轻嗔柔语的美女,叶天龙哪里还说得出什么话来,平时的机灵和口才全部飞到九霄云外,他只有望著她傻笑的份。

    “傻瓜!”柳琴儿忍不住嗔笑了一声,才让叶天龙的脑筋稍稍活动起来。他将柳琴儿拥在怀中,在她的耳边喃喃地说道:“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太好了……”

    兴奋而无伦次的话语,让柳琴儿感到叶天龙对她的情意,她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酸楚的味道,这一段时间来的所有情绪顿时化作了奔涌而出的泪水,她将自己的螓首埋在叶天龙的怀中,喃喃地诉说她的思念,她的心情。

    心中的狂喜稍稍平复一些,叶天龙才将柳琴儿轻轻抱起,行到花棚边的凉椅上坐了下来,心满意足得让柳琴儿坐在自己的怀中,听她细细诉说这段时间的分离。

    那天在青峰山,柳琴儿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实是化光遁去,她是被圣魔神剑带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空间中。在这个由创世神所设立的地方,圣魔神剑上的庞大力量和它本身所带的知识全部涌入她的身体,她的头脑之中。

    而她随后便化身为这把平淡无奇的剑鞘,她的精神力通过剑鞘可以看到身边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站在舞台外,看著舞台上面的人演出一幕幕戏剧,又像是在做梦一般,梦里的一切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但就是不能参加进去。

    同时,柳琴儿也在这一段时间里,消化神剑所带的知识,学会如何利用神剑的力量来使自己重新到叶天龙的身边。

    说到这里,柳琴儿轻轻依偎在叶天龙的胸膛,仰起秀美的脸庞,吐气如兰,柔声嗔道:“知道吗?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可你就是不把我救出来……”

    叶天龙发急道:“我不知道怎么做啊!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天天都在思念吗?你为什么一直不出来告诉我怎么做呢?……”

    “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柳琴儿伸出一只莹白的玉手挡住了叶天龙的嘴巴,含笑说道:“化身为剑鞘的这些日子,我无时无刻不是在用我的心灵呼唤你,从来没有和你中断过联系,只是你的心灵有时被太多的东西所遮蔽,感应不到我的呼唤。”

    听到这样的话,叶天龙不禁感到一阵汗颜,他只有用满含歉意的眼神望著怀里的柳琴儿,道:“对不起,我知道很多时候,我让你伤心……”

    “不,我很高兴你这么快就解开了神剑之印,让我能够重新到你的身边。”柳琴儿温柔地说道:“如果你的心灵没有充满无私的爱意,就不会和圣魔神剑发生呼应,也就无法打开这把剑鞘上的封印,我也就无法恢复……”

    “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叶天龙连忙打断柳琴儿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