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一声哀怨的叹息,将背靠柳树,盘腿冥思静想中的叶天龙惊醒。他看了看捧在怀中的剑鞘,没有丝毫变化的剑鞘依旧是朴实无华,而他掌的手心却已经是满把的汗水。

    “还是不行啊!为什么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叶天龙摇摇头,有些不甘心地从柳树下站起来,轻轻抚摸著剑鞘。

    “难道真的如凤舞说的那样,飞舞的花瓣只是我的一时幻觉吗?琴儿,你告诉我啊!”

    自从那天叶天龙不经意之间发现这把从青峰山得到的剑鞘产生的奇怪变化,他便对这剑鞘留意起来,只要一有空就研究起这把剑鞘。很快,他发现当自己的力量注入剑鞘时,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就会从剑鞘上传到他的身上。

    随著他将自己的神意全心投入,他甚至可以从这把剑鞘上依稀感受到柳琴儿的气息,这是一种非常难以想像的事情,但他似乎真的能从这剑鞘上感应到柳琴儿的呼唤。

    心神越是投入这剑鞘,他就越发感受到从里面传出来的讯息,似乎这剑鞘在向他发出心灵的感应,好像要告诉他什么东西一样。

    但只能到此为止,任凭叶天龙想尽办法,也无法再得到更多的信息,也没有再出现像那个时候的花瓣飞舞场面。

    这种感觉让叶天龙十分痛苦,就像是柳琴儿就站在他眼前的某个地方,但却被一层朦胧的烟雾笼罩著,让他可以感觉到,可以看到身影,就是无法接近她,触摸到她。

    越是这样,叶天龙就越不想放弃,他决心一定尽早把剑鞘的秘密参悟出来,可是事与愿违,他越是执著于解开其中的奥秘,反而收获越少。这几天,剑鞘里那种好像是柳琴儿的气息渐渐微弱下去,心灵中的感应也渐渐减弱了。

    发觉到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不由得更加著忙起来,生怕在突然间剑鞘会和自己断了联系,所以,他要抓紧时间来参悟剑鞘的奥秘。

    在叶天龙宣布晚上他要一个人独坐静心的时候,包括于凤舞在内的所有女人都是不免大为惊异。这可是难以想像的事情,根本不叶天龙的性格,她们还以为叶天龙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或者说是和她们开玩笑。

    一时之间,席上热闹非凡,众女七嘴八舌,纷纷议论起来。

    面对倩公和晨月她们的询问,叶天龙并没有怎么多说,只是说自己想要好好领悟一些武技修为上的问题。而从初期的惊讶中恢复过来的于凤舞和龙灵儿则是暗暗点头,看出原来叶天龙是为了柳琴儿和剑鞘的事情,她们也不禁为这个男人心中所藏的如此真情感到意外,同时也十分的感动。

    等到叶天龙离开之后,晨月马上技巧的向于凤舞追问其中的原因,毕竟她是十分聪明的,从于凤舞和龙灵儿的表现中看出她们两个人已经是知情的。

    而倩公更是断言:“这家伙一定是看上哪家的姑娘,准备晚上躲著我们去偷香了!”众女不禁一阵莞尔。

    于凤舞见状,犹豫了一下,才将叶天龙的心事告诉了在座的众女,听完之后,席上所有的女人顿时都陷入沉默之中,各自在心中想著自己的心事。

    叶天龙在房间里静坐了半天,从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