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无忧宫的西有一座独立的别院,四围用高高的院墙拦起来,里面总共有五进的院落,院落之间用游廊走道相连,其间点缀著花木池塘,假山亭榭,显得精致而又不俗。

    但对于住在其中的人来说,却是没有丝毫欣赏的心情,因为这个地方是囚禁他们一生的地方,在院墙的外面,有数目不少的侍卫昼夜不停地守卫,确切的说,应该是看守著,他们所得到的命令就是禁止别院里面的人踏出大门一步。

    现在这座别院就是法斯特二太子文冶达夫妇被软禁的地方。

    夜色渐暗,玉兔缓升,虽然已经五月份了,但入夜的寒气还是颇为阴冷。

    文冶达收了望向外面的视线,慢慢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来,被软禁在这里已经有半年了,这种无望的生活真的可以让一个人,一个像他这样怀有莫大野心,曾经拥有过令人羡慕的权力的男人感到发疯。

    如果说,刚进来的时候他还有一些幻想,希望得到安德列三世的宽恕,从而可以东山再起,但安德列三世好像已经完全将他忘记了一般,根本就不闻不问,半年来,这里成了被遗忘的角落,这样的情况让他陷入绝望中,心中明白他已经完全被驱逐出法斯特的宫廷。

    他所在的最后一进的这座木楼,是一座二层的木楼,外有长廊,里面是精致的花格子长窗,廊外的扶手是雕花矮栏,廊内则排列著一些精致的盆景,确有皇家的气派,然而在文冶达的眼中,这却根本就不是可以住的地方,而是一座令人发疯的监狱。

    头看到正坐在床边绣墩上,安静地做著手中针线活的女人,文冶达的心中升起莫名其妙的烦躁。眼前这个武安的秀公,在来到这里之后,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居然十分自然地接受了这样的生活,不再有以前的那种野心,甚至于十分有兴趣的去做在他看来应该是侍女做的针线活。

    灯光照在秀公那张清丽超尘的晶莹秀脸上,她的脸上泛著恬静的笑容,一针一针地细缝,是那么专心,是那么安详。这样的神态更是让文冶达感到难以忍受。

    “你在做什么?”

    眼前一暗,听到文冶达的问话,秀公放下手中的活计,抬起螓首,轻声细语的答道:“给你做一件衣衫。”,说著,她将手中的衣衫微微一扬。

    “这件宝蓝色好看吗?”

    “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吗!?”

    文冶达猛的一把将衣衫夺过来,脱口切齿叫道,他脸上的神情狰狞,让秀公吓得花容失色,只是傻傻地望著他。

    “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文冶达将手中的衣衫用力扔在地上,越说越气:“你出的什么鬼意,现在把我害成这个样子,你居然就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你现在觉得干这些事情很有趣吗?”

    “殿下!妾身……”

    “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我受不了啦!!”

    秀公还没有说出下面的话,文冶达已经发狂地大喊大叫,接著猛的扑上去,将她整个人压在床上。

    “啊!……”

    秀公的尖叫声,并没有让文冶达发热的头脑清醒过来,反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