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这是怎么一事?”

    望着黑沉沉的怀安,统领三千精兵的天河新军将领勒庞不禁一愣。这个时候,应该是怀安最忙碌的时候,不但要警戒,还要派出增援部队才是,怎么会好象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难道说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吗?可外面这么大的声响,就是沉睡如死也应该被惊醒了。

    “算了,既然是这样,干脆偷袭好了!”

    猜疑不定的勒庞暗中下了决断,开始向自己的部下发出命令。

    但没有等天河新军的士兵潜入城下,怀安的城头突然一阵发喊,接着无数的火把灯球将周围照得亮如白昼。

    “实在是愚蠢之极!”

    火光中,叶天龙站在城头大笑道:“看到这种异常的状况,居然还不醒悟,实在是蠢货一个!”

    说罢,他向后一挥手,早有手下将士将八个五花大绑的人推上城头,一声令下,刀落头断。

    勒庞一看便知道是己方潜伏在怀安的细作,天龙军团的情报正是有这些人传出来的。这次也正是他们报告说,天龙军团的大部分军队都到天河前线去了,剩下只有一千名守军留在怀安。

    “我们快走!”勒庞知道事已不可为,火速向部下发令。

    但为时已晚,城头的鼓声震耳,大开的城门中冲出了庆计的红色枪骑兵,好似一道狂飙,直扑过来。而从两旁的黑暗中,董国和王猛各率一部人马杀到。很快的,勒庞和他的三千士兵就陷入重围之中。虽然他们是天河新军中身经战的精锐士兵,但对上数倍于自己的强大敌人,何况庆计麾下的枪骑兵攻击之盛有如暴风骤雨,优劣之势马上分出。

    骑兵的冲刺搅起漫天的血雨,步兵轻装备的天河新军士兵无不肢飞体裂,宛若狂风催折下的稻草,成片成片的倒下。

    才片刻的功夫,除了少数身手高超的天河新军士兵外,站立于战场的只有天龙军团的将士了。

    当叶天龙率部从城中出来的时候,勒庞的身边只有数十名士兵,其它的天河新军士兵不是成为没有生命的尸体,就是倒在地上呻吟挣扎。整个地方血腥扑鼻。

    “让我送你下地狱吧!”

    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的庆计拍马直冲勒庞,手中的烈焰枪抖动中,接连挑飞了四五个天河新军的士兵。

    勒庞知道已经无法逃脱,将心一横,一刀凶狠地朝庆计砍去。但他和庆计之间实力的差距让这一击变成完全是多余的动作。

    红色的枪影还在眼角舞动,一道炽热的炎流袭上勒庞的身体,从他身上那副甲胄的接缝处一直灌入到他的骨髓中。

    “该死的神器!”勒庞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具有魔法能量的攻击。

    “太差了,出来偷袭怎么可以不派一些好一点的呢?”庆计在勒庞的后面带马站住脚,淡淡地说道。不过勒庞已经听不到了。

    站在勒庞身边的几个仅存的士兵看到了惊人的一幕,从他们的将军身上突然间冒出了数道火焰,随后整个身躯爆裂成数块飞散,被血肉击中的他们连念头都没有转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