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田恬神情有些恍惚地走着,叶天龙消失已经有八天了,派出去找的人全部没有消息报来,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刚刚的大捷也引不起于凤舞她们的一丝喜悦之情,而天龙军团少数知情的高级将领更是心神不安。

    叶天龙在的时候,大家都感觉不到他有做过什么大事情,而且这位帅从来都是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分派给下属办理,自己则是一副游手好闲的模样。很多人在开玩笑的时候,都说叶天龙这个帅真是天龙军团最清闲的人物,天龙军团的事务缺了谁也不行,唯独缺了他没有关系。

    可是现在叶天龙不在了,他们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找不到方向一般,工作的目标是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他们以前的工作热情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存在,是因为他对自己的信任和支持,所以在他的身边有了这么多的才识过人之士。

    不管有什么样的理想,在叶天龙的手下,都可以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来,这正是他们工作的动力。现在他们失去了为之效力的对象,就好像失去了工作的动力一般,干起事情来缺少了那种劲头,这种气氛连下面的士兵也感觉到了。

    虽然下面的士兵已经发出了窃窃私语,于凤舞她们却已经没有心思再理会,前几天为了击败敌人所花的心血现在看来都变得没有意义了,因为叶天龙的下落一直没有确定。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她们的耐心也已经消耗光了。

    虽然于凤舞她们没有一个人说出那个让她们心寒的话来,但实际上大家都清楚这么多天过去了,叶天龙这样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她们只有剩下一丝的希望,一个愿望。

    “不管生死,我们都一定要找到天龙,哪怕是走遍天涯海角!”

    田恬的耳边一直响着刚刚于凤舞她们说的话,话中的意思田恬十分清楚,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也是唯一支撑于凤舞她们的理由。整个帅府中愁云密布,田恬甚至看到过几次于凤舞在暗中垂泪的样子。

    前面不远处,正是帅府的大门,近卫团的战士是负责这里的守卫任务的。

    从大门处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其中夹杂着近卫团战士的斥责声。

    “走开,走开!这个地方是你们可以来的吗?”

    田恬正好走到他们的旁边,便随口问道:“什么事情啊?”

    看到是叶天龙和于凤舞身边的贴身侍女,近卫团的战士自然是恭恭敬敬地施礼后答道:“是这两个人,他们居然想求见府内的夫人!”

    顺着近卫团战士所说的望去,站在田恬面前的是一男一女,看样子是夫妇二人。

    男的生就朴实平凡的面孔,但身材雄壮结实,生了一双灵活有神的大眼睛,显得相当有味道;女的年约三十上下,脸蛋相当清秀,细皮白肉衣裙整洁,虽然是普通人家的衣服,也是风韵颇佳,特别是她有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转动之间甚为迷人。

    “你们为什么要找我们家的夫人?”田恬一时好奇,便问那个男人。

    “这里不好说话,可以请这位小姐移步吗?”

    话的是那个女的,嗓音十分悦耳动听,而且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