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第二天,叶天龙就带人前往西顿镇,去见据守西顿的左岛近。而这边的将士则由随后赶来的庆计和计无咎他们协同原天河新军的将领一起整编。

    一踏西顿镇,左岛近他们早已等候在路口,叶天龙一把拉住左岛近的手,先确认他有没有受伤,在确定左岛近只有瘦了一点之外,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叶天龙才松了一口气。

    对守卫西顿镇的将士进行了重重的奖赏,叶天龙让这些立下大功的士兵归队好好休整一番。

    的确是非常不容易,左岛近手下五千的士兵现在只剩下了三千名不到,而增援的三千士兵更是伤亡巨大,剩下的不到一千五名,伤亡率超过了一半。

    但他们也是值得骄傲的,因为他们挡住的是六万的大军,而且是整整挡了半个月的时间,而且还给敌人造成了近二万的伤亡,可以说,他们创造了一个战争的纪录,在很多的人看来,这是一项奇迹。

    也就在这一战之后,左岛近的防御能力便在天龙军团乃至整个大6为人称道,“不破之壁”的名声开始在流传。

    但叶天龙带着新收的四万将士和左岛近这一班西顿镇守军出现在天龙军团的将士面前,欢呼声顿时是震耳欲聋。

    接下来的一天,整个天龙军团的将士都非常忙乱,重新编成军队,遣散那些想要退出军队的天河新军士兵,把负责后勤的冲忙得连喘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天龙军团的帅却十分逍遥地躲在内帐,享受着难得的温柔。

    ※       ※       ※

    再见众女时,叶天龙就感到她们的激动,知道她们都是在为自己担心,特别是绾贞悄悄地告诉她,于凤舞为他担心了整整一夜都没有睡觉。

    叶天龙更是感到有些对不住这些个美娇娥,早知道昨天晚上应该派个人来报告的,因此他特别向于凤舞道歉。

    “不要这么说,我也知道没有事情的,只是我自己胡思乱想而已。”于凤舞含笑道。“我都是这样和绾贞妹子说的。”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晨月则在一边说道:“男人做事,就应该有决断,不要有太多的牵挂,这样才会成大事的!”

    她们越是这样说,叶天龙越是感动,他只有好好地陪着她们,和她们一起享受快乐。当晨月问他外面的事情怎么办时,叶天龙的答是,那些都有专人负责了,他只要把任务分配下去就可以了,所以,他是最清闲的一个。

    于凤舞想想不禁好笑,当下面的人都在忙得不可开交时,身为帅的叶天龙却是悠闲自在,真是说给谁听也不相信。

    “嘿嘿,各位美人啊,昨天晚上没有在下的安慰,是不是觉得缺少了什么啊?是不是睡觉也不安稳啊?”

    “所以,”叶天龙一本正经地宣布,“现在,就让在下好好补偿一下你们吧!”

    顿时所有的女人全部张大了嘴巴,这个男人真是没有正经的时候,刚刚还一副感动的样子,转而就变成这个色色的样子了。

    晨月首先发难,小嘴一撇道:“没有你在身边,人家睡得太安稳了。简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