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叶天龙在宽敞的中军大帐中接待了天河新军的使者,一个相貌文儒的中年男人。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叶天龙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和身份,天河新军前锋营的参军维西尼。而这次前来的目的是想让叶天龙让一条退路给他们离开。

    “请大人高攅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维西尼侃侃而谈:“我们将永远不再和大人为敌。同时也不再跟随张烈,从天河新军中脱离。”

    “只要大人答应放过我们,我们愿意从此放下武器,家种田。”按照维西尼的说法,是因为他们这些本来就不是天河新军的骨干力量,也不受张烈的喜欢,作战时冲锋在前,而胜利的果实却被张烈的直系部队收获,因此这些天河新军已经开始感动厌烦了。

    叶天龙不声不响,只是望着天河新军的使者,看着他在自己的大帐中发表着长篇大论。

    维西尼的声音终于停止了,他望着叶天龙,神情十分轻松,似乎是在等待从叶天龙的口中听到他预料的答案。

    叶天龙没有说话,将视线转到身边的计无咎脸上,后者正眯着眼睛,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

    在维西尼的再次催促下,叶天龙收了视线,笑了一笑,答道:“现在你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

    叶天龙停了一下,等到维西尼心神一振之后,才缓缓地说道:“放下武器,向我军投降!”

    “不可能!”维西尼断然道:“我想叶天龙大人应该不会忘记,我军还有四万多将士,足以和大人的军队一拚。”

    “困兽犹斗,大人可不要轻视我们的战斗力。”维西尼傲然说道,“逼虎跳墙,智者不为啊!”

    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笑罢,他凝视着维西尼,冷冷地说道:“好胆,敢来威胁我了!”

    他转而对计无咎说道:“告诉他,他们现在的处境如何!”

    计无咎应了一声,望着维西尼道:“你们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要打的话也是死路一条。”

    维西尼哼了一声,不服气地说道:“如果我军全力一击,大人的军队能够拦得住我们吗?”

    “就连小小的西顿镇,你们都打不下来,还想和我们大军对抗?”计无咎毫不客气地说道,“在西顿山地,你们一次出动交战的正面队伍只有六千人,再多也没有用。”

    “更重要的是,你们天河新军将士随身携带的粮食是三天的份量,能够给你们粮草的供应的大营已经被我们攻占,现在你们身边的粮草最多可以再支撑一天的时间。但没有吃饱喝足的士兵能够发挥多少的战斗力呢?”

    计无咎的话好像利剑一般刺中维西尼的心脏,维西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和面前这个天龙军团随军参谋一样。

    “去告诉你的将,马上投降的话,我可以饶他一命。”叶天龙魄力十足地向维西尼说道:“不然的话,明天就是你们的末日!”

    维西尼呆立了一下,头上冒出了一丝冷汗,猛地一咬牙,他直视叶天龙的眼睛。

    “叶天龙大人,怀有必死决心的人是非常可怕的,如果四万的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