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古帕从今天早上起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作为一个戎马一生的老将,他的这种由久经阵仗磨练出的预感一般都是十分的灵验,几乎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而此时居然会出现象当年他意气风发之时却被意外的敌人打得溃不成军,受到一生中最大的挫折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望和沮丧感。这让他感到一丝心寒。

    “难道今天会被那女人击败?”他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走上战场,越发小心谨慎的和对面那个值得尊敬的女人进行了一场斗智斗勇的大战。

    和前几次一样,你来我往的战斗后,双方各有伤亡,谁也没有占得多少便宜。

    “不是为这个?还是因为人老的缘故,感觉变差了?”

    当古帕整军营地后,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对的,他的麻烦现在才开始。

    “古帕大人,辛苦你啦!”

    一进帐,迎接他的是一个俊朗卓然的男人,这男人年约二十七八,身的武士服将他那雄壮如狮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像他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很有人缘的,尤其他脸上那俊朗的笑意,足以溶化任何怀春少女的芳心。

    望着这个很受女人喜欢的家伙,老将军古帕却是双眉一皱,毫不客气的说道:“朱德钧,你来这里做什么?”

    朱德钧微微一笑,依然用他那优雅的姿态说道:“古帕大人,你好像不大欢迎我来啊!可小将是奉命行事,给你添麻烦了!”

    “知道会给人家添麻烦,就要离远一点,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古帕心中这样嘀咕着,嘴里也忍不住反击道:“是谁的命令?想来不会是国王陛下,是七公派你来的吧。”

    朱德钧突然肃然道:“古帕大人,你好像对此次出兵甚为不满,只知道一味的防守,迟迟不和法斯特军一决胜负,尊贵的陛下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

    看到这个家伙又把国王抬出来,古帕更加的讨厌,他冷冷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飞凤将军的实力,冒然出击的后果会不堪设想。”

    “可她再厉害也只是个女人而已,大人怎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我们武安军的战力可是天下第一的,加之兵力又比法斯特多,……”

    听着他毫无兵法素养的废话,古帕不耐烦的打断了话语,说道:“两军交战,可不是象在纸上谈兵那样,靠说说就会胜利的。战争的胜负也不是数目的比较,这可是兵法的第一课。”

    听到古帕又在讽刺他不懂兵法,朱德钧的脸色开始发青,因为这下击中了他的痛处。他是因其身手不凡,相貌堂堂,被七公看中而平步青云的,但由于出身寒门,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兵法教育,而且他好像也没有多少用兵的天分。

    如果当事人对此有正确的认知,也许并不会被别人看不起,可他偏偏又喜欢发表自己对用兵的见解,惹得朝中宿将都看不起他,认为这个男人除了耍弄阴谋外,根本就不懂兵法。

    “我这次来是奉陛下的命令,陛下要求我们全力出击,争取一举击溃法斯特军,……”

    “不是陛下的意思,而是你自己的想法吧!”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