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看到叶天龙的身边没有别人,绾贞慢慢走到他的身边,先是强笑了一下。

    “什么地方不舒服吗?好像你的脸色不大好啊!”

    叶天龙关心地问道,同时站起来将绾贞拉到身边的椅子上坐下。他心中明白绾贞一定是知道了现在安阳前线的天河新军帅是伊思和阳建。

    “公子,听说……听说……”绾贞望着叶天龙,犹犹豫豫地说道:“围攻安阳的是……”

    虽然绾贞的声音非常轻,而且是没有说完,但叶天龙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他微微一笑,宽言道:“放心吧,他们都没有事!”

    绾贞的脸上微微一红,有些局促不安地望了叶天龙一眼,然后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

    “放心吧!”叶天龙轻轻地拍了拍绾贞的小手,含笑道:“不管怎么说,我都舍不得让我的好贞儿你伤心的。”

    绾贞大为感动,满目感激地望着叶天龙,突然凑过红艳艳的小嘴,在叶天龙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脸红红的缩去,就连原本被叶天龙拿在手中的小手也收了去。

    叶天龙哈哈一笑,他知道素来对这些事情感到非常害羞的绾贞能够在卧室以外动做出这样的亲昵举动,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看到叶天龙的笑容,绾贞的脸更加红了,不过她还是鼓足勇气说道:“公子,谢谢您!”

    说到这里,她的柳眉微微一颦,低低地说道:“请公子还是以大事为重,毕竟现在是对敌的立场,如果是为了绾贞的缘故,让公子您过于为难,甚至坏了您的计划,那绾贞就是罪人了。”

    叶天龙微微一愣,他实在没有想到绾贞会这样说,和前面她的言行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不过,反过来一想,他不禁为绾贞的言行而感动。

    一边养育自己多年的养父以及亲哥哥,一边则是自己终身依靠的丈夫,绾贞心中的苦楚自然是难以言状的。虽然当初在艾司尼亚,绾贞对阳建和伊思说出了日后两不相欠,再见即为敌人的话,但血浓于水,亲情是无法抹煞的,多年来的养育之恩更不是说忘就忘记的。

    对于绾贞来说,自己嫁给叶天龙是带有交易的色彩,可以说是在这个男人的胁迫下成为他的女人,但她却慢慢感受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爱意,特别是那一次舍命的救了自己,更是让她感到叶天龙虽然是个喜欢女色的男人,但却也是对身边女人十分爱惜的。

    好色花心和专情深爱会在一个男人身上巧妙地二为一,这让绾贞感到迷惑,同时也感到十分幸运。和叶天龙在一起的时候,绾贞可以感受叶天龙对自己的迷恋和爱意,这在当时的会上,特别是上流的阶层中是非常少见的。可以说,现在除了叶天龙不是普通人,身边有不少的女人外,绾贞以前所想要的都得到了。

    绾贞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的相貌平凡,在这个以貌取人的会上是没有优势的,所以她当初的梦想就是找一个平凡朴实的男人,一个可以爱她疼她的男人,两个人过平凡的日子,闲暇时研究食谱。

    而现在成为叶天龙的妻子后,她得到了比她当初想要的更多,叶天龙知道她喜欢研究食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