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站在中军营地的箭楼上,张烈看着法斯特的士兵在自己的前面慢慢列成阵势,是三个步兵的方阵,用的是攻坚的刀斧手,身披重甲,甚至连头脸也全部藏在盔甲里面,只有露出一双眼睛。

    套在皮手套的手举起了盾牌,顶在自己的头顶上,另外一只手握紧武器,法斯特的士兵口中发出呐喊声,开始缓缓地向天河新军的中军营地发动攻势。

    “他们难道真的要攻击营地吗?”

    张烈的心中有些怀疑,如果照法斯特军前面的表现看来,他们的军中有非常优秀的将领,应该可以看出自己据守中军营地的目的,这个时候见好就收是最佳的选择。

    “还是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在援军到达之前攻下我的中军营地吗?”张烈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奇怪,好像没有看到叶天龙和他那些可怕的女护卫?”

    蓦然心头一跳,张烈转身大声说道:“你们小心!叶天龙他们可能会从另一方面偷袭,留心查看!!”

    下面的护帐勇士齐齐应了一声,早从伫列中飞跃出数十条身影,登上四面的大车车顶,使足了目力,四下里观看。

    “大帅,法斯特军他们在放火烧我们的物资啊!”

    一个勇士急声叫道,他正看到法斯特的骑兵手拿着火把,在自己的大营中四下宾士,将所有可以点燃的物资全部点上火。

    “该死的!”张烈也是暗中咬牙切齿,这些物资可是他花不少的心血。

    身边的阳峰沉沉地说道:“叶天龙实在狠毒啊!看,他们正是用我们的攻坚器具来攻击我们了!”

    张烈早已看得分明,三个方阵的法斯特军步兵正推着天河新军建造的冲车往中军营地过来。这些冲车是天河新军刚刚制造的,还没有来得及运送到安阳的前线,现在倒成了法斯特军用来攻击自己的利器,这种授人于柄的感觉真是让他们啼笑皆非。

    “给我放火箭!”张烈厉声喝道,用来对付城墙的冲车威力是相当可怕的,自己中军营的防御能力绝对不如城墙,可经受不起冲车的几下冲撞。

    不用张烈说,中军营中的天河新军早已有了这样的觉悟,每一个守在车顶和箭楼的士兵都是拼命地发射火箭,绝对不可让法斯特军的士兵靠近中军营。

    ※       ※       ※

    这时候,另外一个方面的范铜也已经指挥着手下的士兵向天河新军的中军营发起冲锋,同样用的是天河新军制造的攻坚器具,不过不是冲车,而是一种外面用数层生牛皮包裹,里面是木架撑起来,可以藏十多个人的蒙冲。

    “糟糕!”受命转到这一面来指挥防御的阳峰暗暗叫苦,因为中军营中没有准备滚木擂石,而这种蒙冲上面所蒙的数层生牛皮可以让任何的箭失去作用。

    没有办法了,阳峰只有将原本作为冲击力量的一千中军铁骑护卫军抽出一半,用来加强防守。五名铁骑护卫军领命下马,将手中的武器换成短兵相接的近战武器,守卫在营地的边上,等候法斯特军的靠近。

    随着法斯特军三个步兵方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天河新军的火箭更加的密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