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三杯美酒刚刚下了肚子,甚至连美酒的醇香还在喉咙处滚动,大营的东北角传来了一阵震天的呐喊声,接着是冲锋的号角和战马的嘶叫声。

    “启禀大帅,法斯特的骑兵已经突破了大营东北的防线,冲杀过来了!!”

    一个满脸惊慌的士兵不经帐门卫士的禀报就冲进了张烈的大帐中,将这个惊人的消息告知了自己的帅。

    “当!当!……”

    数声酒杯落地的声音在一时间变得寂静无比的大帐中显得十分响亮。

    “这不可能!!”一名天河新军的将领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叶天龙哪里来的这么多军队,刚刚还在攻打松安镇,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到了这边?”

    张烈和阳峰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之间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急怒,叶天龙手中没有太多的士兵是非常明确的,因此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中计了。

    大帐中的众人全部拥出了帐门,朝大营的东北角望去,只见火光冲天,如雨的火矢照亮了半边的天空。

    一瞬间,天河新军的两个首领心中不约而同闪过了同样一个念头,“该死!被叶天龙耍了!”

    “是调虎离山!”阳峰的声音沉沉地说道,“叶天龙他们成功地将我们的力调出了大营。现在大营中只有剩下不足五千的士兵,其他的都是没有战力的妇孺老弱。”,说到这里,他不禁长叹一声,“真是好毒辣的计谋啊!”

    “该死的卫衡,居然连敌人的佯攻也分不出来。”张烈的心中真是恼恨异常,叶天龙的力部队很明显在放在自己的大营这边,那么攻击松安镇的部队肯定只是虚张声势而已。留守在松安镇的兵力足有一万五千以上,却会被叶天龙的小股部队打得需要向大营求援,除了说明守将是一个草包之外,他还真想不出别的。

    “现在怎么办?”在场的所有将士都将目光投到了帅张烈的身上。有些人心中已经想到了撤退。不管是退往松安镇,还是往前方和正在围攻安阳的部队会,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我们还没有输!”张烈猛地一咬牙,“全军缩,让所有的士兵全部退入中军的营地。”

    “大帅!”听到张烈这样的命令,不少的将领都是一愣,死守中军的营地固然是一个应急的办法,但这样一来,自己这五千人马就陷入法斯特军的重围之中,所受到的攻击之猛烈是可想而知的。

    “我就不信,凭叶天龙手中的兵马可以攻下我们的中军营地。”张烈大喝道,“只要坚持下去,等到我们的援军从松安镇和安阳前线赶来,胜利就是完全属于我们的!”

    众将默然,中军营地本来在大营中就是相对独立的一部分,四周都是有坚实的大车围起来,周边还挖有一道深深的壕沟,建有十座高高的箭楼,还有坚固的木制栅栏,应该说防御能力是相当不错的。

    五道告急的旗花流星般的升起,在漆黑的夜空绽开,撒出巨轮般的烟花,映亮了安阳的天空,数十里都可以看得十分分明。是张烈的中军营地发出的,他在向松安镇和安阳前线的数万天河新军求援。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