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青州安阳地。

    天空中依然飘着雪花,但比起昨天来已经小了许多,大地上一片白茫茫,远处的山川和近处的田野全部覆盖着洁白的冬雪,看上去是如此的宁静安详。

    一条不大的官道横亘南北,这些天来安阳地正受到天河新军的猛烈围攻,战事十分激烈,所以这条官道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个旅客。

    从南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蹄声,有大批的健马从南面的山那边转过来。马蹄踩过了道上的积雪,让好好的官道变得泥泞起来。

    一枝余人的骑兵队无比轻松地驰来,每一个骑兵的脸上都洋溢着漫不经心的神情,他们的身上穿着的是普通游骑兵的装束,只有一件极普通的护身短甲,形如背心,仅仅护住身躯和腹部,手脚头部都是暴露在外。从这些骑兵身上的短甲上所绘的图案可以看出他们正是属于天河新军的士兵。

    这些负责在大军周边巡哨的天河新军的游骑兵他们并不急于赶路,只是以一种松散的队形策马徐行,不时还相互间聊上几句话。现在这个地方距离安阳镇只有二十里的路程,一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安阳前线的大军片刻之间便可赶到,可以说是在天河新军可控制的势力范围之内,因此这些天河新军的游骑兵十分放心。

    空中飞舞的雪花越来越小,已经是近午时分了。

    “你们听说了没有啊?”一个游骑兵向他身边的同伴说道,“据说叶天龙的军队已经从任丘出发了。”

    “来干什么呢?”身边的同伴撇了一撇嘴巴,“他手下才二万多一点的法斯特新兵,来跟我们大营的十万精兵较量吗?那还不是以卵投石吗?”

    “不错,不错!”身后的一个游骑兵介面道,“秦将军他们的大军正在攻打任丘的台顿镇,叶天龙他们去救那边都来不及,怎?可能到安阳来呢?”

    “我听头说,大帅已经发话了,要我们大家这两天小心一点,叶天龙的军队很可能会来安阳的。”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队长突然扭头道,“你们这些混蛋不要太放松了,说不定啊,法斯特军已经到达我们身边了!”

    “如果这样最好了,我们就可以立一次大功。”最先说话的那个游骑兵兴致勃勃地说道,“我看他们是没有这个胆子,敢深入安阳来和我们大军较量。”

    “就是,像以前那些法斯特的士兵,还没有接战,就已经向后退了。”

    “队长,你看那是什么!!”一直跟在后面没有说话的一个游骑兵突然发声。

    几个谈兴正浓的游骑兵顺着发话的同伴所指的方向望去,在他们的侧前方三步的距离处,不知何时冒出了一骑人影。

    是一名顶盔戴甲的骑士,就这样孤零零地站立着,一动不动。晶莹的雪花正在他的头上随风飞舞,从天河新军的游骑兵这边看过去,视线有些模糊不清,但可以看得出是红色的盔甲,胯下的战马也是火红的?色,神骏非凡。他的手中提着一枝通体火红色的长枪。

    雪白的天地之间,这样一位火红色的骑士卓然而立,好似一团静静的火焰一般。

    “应该不是自己的友军吧?”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