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你们说什么!?”尤那亚的神情一变:“圣魔神剑消失了?”

    在他的面前,一字排开站立的依次是公孙大娘、那两个邪恶的女神战士和脱去了全身装甲的血衣队武士领队。

    被光束洞穿小腹,身负重伤的两个邪恶女神战士已经完全康复,凭着她们近乎恐怖的强横肉体,仅仅三天的时间,她们已经恢复了原先的那种妖艳之色。

    “哼哼,这次的行动真是太好啦!你们这么多人去,居然连摸都没有摸到圣魔神剑一下,还损失了所有的血衣队精锐武士。”

    听到尤那亚的话,四个人都惭愧地低下头,血衣队武士的领队脸色苍白地说道:“殿下,本来我们也可以拿到圣魔神剑的,只是……”

    “只是什么?”尤那亚的眼睛盯着他。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鼓足勇气说道:“只是圣魔神剑突然间就不见了,而且那个时候的情况实在是太可怕了……”。说到这里,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可怕?”尤那亚冷冷地说道:“圣魔神剑发生异变当然是不能怪你们的,这把传说中的天命之剑拥有的力量,绝对不是我们所能想像的。”

    四人顿时感到精神一松,从尤那亚这一句话来看,他似乎是不再怪罪了。

    “但是在这之前呢!”尤那亚的话语,再度将四个人的心提了起来。

    “在前面你们已经犯了不少的错误!”尤那亚的声音有些尖锐,他望向公孙大娘道:“你们三个人为什么要分开行动?力蚕食对手,逐个消灭他们,难道这样的道理你都不懂?”

    然后尤那亚望向血衣队武士的领队,道:“还有你!”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身不由己的将身子一挺,低头听君的教训。

    “你出击的时机绝对是一个错误,而且同样犯了树敌太多的毛病。他们都想得到圣魔神剑的,所以你只要攻击一方,就会变成在他们看来是减少对手的好事,不是可以逐个消灭他们吗?”

    “难道说,你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将全部的对手消灭,所以就可以乱来了吗?杀敌一万,也要自损三千啊!你让我太失望了!!”

    听到君最后的一句话,血衣队武士的领队神情大变,马上俯身跪倒在尤那亚的面前,颤声说道:“殿下,末将有负于重托,实在罪不容诛!”

    “你起来吧!”尤那亚微微摇头道:“念在你效力多年,现在又是用人之际,我暂且饶你一命。我限你在半年之内,重新召集训练一批武士,补充血衣队武士的缺额。”

    说到这里,尤那亚慨叹一声,道:“可惜啊!多年训练的心血,却在青峰山毁于一旦!”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俯首无言,他也知道死在青峰山的血衣队武士全部是精锐中的精锐,失去他们,血衣队的战力已经损失了一半。

    尤那亚轻轻地挥挥手,道:“好了,你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血衣队武士的领队俯首施礼,然后站起来恭恭敬敬地退出去,在转身的瞬间,他听到了尤那亚对公孙大娘说道:“你当时分开攻击,让她们两个去对付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