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望着坐在位上的两个绝色女子,即便是出身冰血鬼族的鲁图先,心情不免有些轻微的波动。

    堂上的她们一个英姿勃发,一个娇柔温宛;一个美艳绝世,一个秀丽无匹,有一点她们是相同的,她们每个人都是已为人妇的装束,梳着代表妇人的盘龙飞凤髻,光可鉴人的油亮秀发精巧地挽在脑后,上面只是简单的横插着一根雕功精细的玉簪,越发衬托出两个人娇颜如玉,美艳不可方物。如果是识货的行家自是可一眼看出,她们头上的这两根玉簪来历非同常,只有大6上最顶尖的玉匠师才有这样的手艺。

    于凤舞那双又黑又亮的美眸轻转,看了一下旁边的晨月,见到她正在沉思之中,便轻启朱唇,柔声问道:“三妹,想到什么了?”。因为按照年龄来算,晨月刚好排在柳琴儿的后面,位列第三,所以于凤舞叫她三妹,而府中的人则称其为三夫人或者是月夫人。

    听到于凤舞的问话,晨月展颜一笑,有如空谷幽兰当月怒放,然后用她一贯的柔美之音说道:“大姐,鲁先生的情报很有意思。”

    “哦,怎么讲?”于凤舞颇感兴趣地问道。鲁图先则心下一凛,顿时整个的精神都集中起来。

    晨月先是看了看鲁图先,然后转首对着于凤舞嗔笑道:“好个大姐,其实你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要让小妹我出丑呢?”

    “你说来听听。”于凤舞并没有否认晨月的话,只是含笑看了看有些不安的鲁图先。不知道这两个女人从什么地方看出毛病来,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的鲁图先自然会感到有些意外。

    “大姐有命,小妹怎敢不从!”晨月看似玩笑的话,也是对于凤舞表明自己的心迹,在场的都是心计超凡的人,自然听得出弦外之音。

    “虽然我方派出的那一组眼线都确定了开平山庄是他们的藏人之处,甚至连那些神秘的人物转移的时间地点都列了出来。但这样的情报也太详细了点,而且据我手头的资料看来,开平山庄是一个地势险要易进难出的地方,尤那亚经常举行一些规模不大,但等级很高的聚会,他会把有利用价值的人藏在那里,实在是难以想像。假如我们的人如果冒然进去的话,根本无法展开力量的。”

    “很明显,对方在故布疑阵,引我们上钩。”晨月的总结简单扼要,但却让于凤舞含笑点头,鲁图先的面色微变,他已经悟出了此间的关节,问题在于他刚才太急着向于凤舞汇报自己的成果,忘记了再仔细去分析一下。

    “鲁先生也别介意,”晨月笑笑道,“我知道多一点,是因为我的手下伙计早已把开平山庄的情况向我报告过,两下一对照,我才知道这其中有可疑之处。”

    鲁图先苦笑一声,“三夫人不要这么说,卑职知道自己不能和三夫人相比,这次没有仔细查实就报上来,实在过于大意疏漏了。”

    于凤舞暗暗点头,鲁图先能很快明白到自己的失误,而且坦诚地承认,就一点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鲁先生过奖了,我只不过是仗着多知道一些东西而已。倒是大姐她能一下子看出其中的问题,真是让人佩服啊!”

    于凤舞对于晨月的这一番话,并没有表示什么,而是对鲁图先说道:“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