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叶大人,那个人是我离散多年的哥哥啊!”绾贞突然咬咬贝齿,说出了让叶天龙大吃一惊的话来。

    叶天龙正感到室内的气氛有些沉默,想要说话之际,听罢大奇道:“怎么事啊,是你哥哥?可他是天河的后人,你却是法斯特的人。”

    绾贞摇摇螓首,将自己从阳建那里听到的和伊思之间的关系一一道来,最后她说道:“叶大人,我知道这样做你会很为难的,可是他们两个都是我的身边唯一的亲人了,我想求求大人放了他们吧。”

    “这个……”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绾贞居然也是天河的公身份,这真是让人难以想像,也让他够吃惊的。要说放了阳建倒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伊思却是三番五次刺杀吉里曼斯的要犯,又加上现在天河的叛乱,刚刚抓到手就放掉,后果可是难以想像的。

    见到叶天龙为难的样子,绾贞盈盈跪倒在地,俯首道:“叶大人!”

    叶天龙一把将绾贞拉起来,正色道:“你不要这样,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做到的。”

    绾贞的贝齿咬了一下唇皮,满脸通红地望着叶天龙,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叶大人,如果……如果……我……做你的女人,用我来换他们,可不可以……”

    叶天龙的嘴巴随着绾贞的话越长越大,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不少,等绾贞吃力地将她想了一夜的条件开出来的时候,叶天龙早已是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这个素来单纯可爱的女子也会来这样的一招。

    他压下自己心中的想法,清了清嗓子,道:“你先坐一下,让我想一想。”

    绾贞乖乖地坐下来,一双眼睛随着叶天龙的身子转来转去,一颗芳心也是七上八下,就像是在等待判决一样。老实说,当把话说出口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味杂陈,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羞耻和苦涩。但既然已经这样了,她最关心的是能不能完成自己的心愿。

    叶天龙踱了三四个来后,突然将牙一咬,站住脚步,转身望着绾贞的脸,双眼中爆发出异样的神采,让绾贞既感到兴奋又感到害怕。

    “你很有胆识,我是可以就把他们两个人都放了的!”

    听到这样的话,绾贞不禁从座位上跳起来,忙不迭地连声答道:“真的?!”。满心狂喜的她浑然没有发现叶天龙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但是一个换两个这样的交易,我好像有点吃亏了……”

    绾贞的心一沉,脸色白了起来,她无奈地说道:“我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条件提出这个交易的,一没姿色,二没有财富……”

    叶天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吧,只要我觉得你好,你就是最好的!”

    绾贞不解地望着叶天龙,她现在真的有些被这个男人弄迷糊了。

    “你乖乖地做我的女人,好好听我的话,陪我上床,为我下厨,我就放了他们!”叶天龙走到绾贞的身边,伸手端起她的下巴,含笑望着她。绾贞愣了一下,这样的话,不就是自己所开的条件吗?只不过叶天龙将语气和地位反了一下。这是怎么事?

    再仔细往深处一想,她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