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看到叶天龙还死死压住下面已经昏迷的添香,玉珠不禁好笑地说道:“公子,她已经昏过去,现在没有威胁了。”

    “是吗?”叶天龙将信将疑,慢慢的从少女渐渐恢复柔软的娇躯上爬起来,他方才为了压制这个暴走的少女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真难以想像,这样一个娇柔的少女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力气,他差点就压制不住了,幸好他对这个动作素来有研究,还不至于从马上跌落。

    看到叶天龙这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辛西雅也有些忍俊不住,她含笑道:“公子放心,她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

    “呼!”叶天龙总算送了一口气,他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居然会遇上这样的事情,真是见鬼了!”

    玉珠在一边忙道:“公子,这个添香只是一个媒子,真正的施术人还在暗处!”

    听到玉珠这样说,叶天龙收了正要拍上添香姑娘娇靥的大手,口中喃喃说道:“本来要让你吃几记耳光的。算了,看在你也是一个美女的份上,就饶过你这一次吧。”

    昏迷不醒的添香似乎是感受到他的这一番话,娇躯出现了轻微的扭动。叶天龙满意地点头,旁边的众女早已看得是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哪个该死的家伙找到没有?”丢下床上昏迷不醒的添香,叶天龙头问玉珠。

    “公子,飞星姐她们已经在查了,这个施术的人一定跑不掉的!”

    玉珠的话音未落,外面已经传来了女神战士的叫声。

    “看见了,快抓住她!”

    “别让她跑了!”

    众人急忙赶出,只见一道矮小的黑影如星飞丸弹,从正蜂拥而来的人丛上空一掠而过,其轻身术之好,简直是匪夷所思。由于没有料到这个家伙会从人最多的一面冲过去,女神战士们都扑错了方向。

    而那些刚刚涌进来的府卫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胡乱的挥动手中的武器,大吼大叫一番,但是场面是一片的混乱,哪里拦得下这个近乎飞行绝迹的黑影。

    叶天龙一拍玉珠的香肩,这个暗黑一族的美女马上便心领神会,轻巧地纵身往那个黑影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若论到追踪之术和轻身之功,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和玉珠相提并论,就算是于凤舞也自认不如玉珠。

    ※       ※       ※

    吉里曼斯将艾琳碧丝和尤那亚送到府外,他们两个人是最后一批离开左宰府的客人,因为每个人都想和艾琳碧丝多说几句,同时盛情邀请她来作客,结果使得她成为最后一个离开左宰府的客人了。

    客套几句话后,不请自来的贵客转身告辞而去。

    看着艾琳碧丝无限美好的身影,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神光,有如严寒的冷电,只有站在他身边的秃头管家知道这其中的含义,自己的君已经动了浓浓的杀机。

    背对着吉里曼斯的艾琳碧丝好像是有非常敏锐的神觉,能感觉到身后那满含杀机的眼神,她突然间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身,淡淡的眼神从吉里曼斯的身上扫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