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o39;小*说&#o39;尽|在&#o39;.&#o39;&#o39;&#o39;. 第&#o39;一;&#o39;*小&#o39;说*站

    ”);

    (&#o39;  叶天龙从晨月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在他的后面,容光焕发的晨月莲步轻移,仪态万千,不复之前那种举步维艰的模样。倒是叶天龙现在看起来气色黯淡,似乎是操劳过度的样子,看来他为了晨月付出了很多。

    王师一看到这种样子,不禁捧腹大笑道:“天龙,你也未免太用力了点吧!”。然后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叶天龙,低声说道:“你是不是乐过头了,忘记控制一下次数了?”

    王师的话虽然很轻,但于凤舞她们哪个不是耳目灵敏,甚至于晨月在得到叶天龙的元阳调和之后,也听得十分真切,顿时所有的女人娇靥飞起了一片霞光。只是恪于辈分,她们没有一个表示抗议。

    但叶天龙才不在意这些呢!他起先不知道王师原来也是这样一个有趣的家伙,这时听他这么一说,便毫不客气地翻了他一眼,悻悻地说道:“还好意思说呢!不是你说的,要这样做吗?”

    “笨蛋,我可没有叫你连做三次啊!”王师笑骂道。

    “去,你怎么知道我做了三次啊?”叶天龙瞪大了眼睛,“不要说你躲在那里偷看喔!”

    “老师,您还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和真君约战的?地点在哪里啊?”

    听他们两个家伙的对话越来越不像话,于凤舞连忙将话题岔开。饶得是如此,后面的晨月已经有些吃不消了,特别是看到柳琴儿她们那种带有深长意味的眼光,让她的一张粉脸都胀得通红。

    “月圆之夜,镇安之巅!”

    从王师的口中出来的话让大家感到一些纳闷,这是对于凤舞的答吗?

    叶天龙的脑筋转得比较快,突然叫起来,“我知道啦!原来是在镇安塔的顶上交手!”

    王师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对着叶天龙点点头,“不错,正是在镇安塔的塔尖上面!”

    这下所有的人都感到吃惊了,镇安塔可不是一般的高塔,它是年前的法斯特皇帝为了庆祝自己的军队击败了四国联军,夺得大批的土地而下令建造的,塔高四十九丈,共分为七层,可以说是艾司尼亚城中最高的建筑物。镇安塔的顶上还有一个高高耸起的金宝瓶,高达七尺,宝瓶的下面是直径五尺的承露金盘,金盘的四周皆垂挂金铃,下面每一层的飞檐四周都挂着拳头大小的金铃,当风吹过的时候,金铃会发出清脆的铃声,悦耳之极。至于朱漆门户,绣柱金铺等精巧装饰更是不在话下了。

    现在王师和风月真君两个人居然会约定在镇安塔的顶上交手,这个地方可是属于禁的范围,像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在这个地方交手,真的可能会把镇安塔给拆毁不可!

    这也未免有些太惊世骇俗了!想打架什么地方不好找,非得要惊动这么多的人吗?这两个家伙真是太爱表现自己了!

    每个人都在心中暗暗对这个事件下了自己的定义和看法,而一边的龙灵儿则是蛮有兴趣的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最后的视线落在了王师的身上。

    “你不要看我!!”王师用力摆手,他已经从于凤舞那里知道了这个美丽的龙族少女有着奇异的才能。

    “那老师你到时候带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