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不屑为敌(4000珠)(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谢应知走进大厅的时候,第一个注意到他的人是尹童。

    他的步伐很轻很缓,即便嘴角挂彩,背脊依旧笔挺,像是胜利者来验收最后的战果。

    “小知来了啊。”沈黎也看到了他。

    埋头控诉的沈城这才回神,抬头的瞬间,近乎本能地扯过尹童,让她远离谢应知。

    “你还想g什么!”

    谢应知没说话,沈黎替他开口教训道:“怎么跟你哥哥说话呢?还不道歉?”

    沈城没说话,尹童感觉到他攥着她的手在发抖。

    “沈城!”沈黎提醒他。

    沈城看了她一眼,倔强地咬紧牙关。

    “没关系。”谢应知善解人意地原谅了沈城,“我只是来送个东西。”

    他没有理会沈城,直接将尹童的书包衣服交给了她。

    “看看有没有少东西。”

    尹童拉开书包,手机、书本都在,甚至还包括她不久前从谢应知手中得到的奖品。

    见她摇了摇头,谢应知莞尔:“那就好。”说罢颔首告别,光荣退场。

    尹童瞥了一眼身旁众叛亲离的战败者,他强撑着jing神警惕着谢应知。

    可疲惫的双眼却无法掩饰他的无助,曾经的桀骜、肆意,似乎全都熄灭了。

    她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复杂。

    其实通过谢父和沈母的态度,她就已经可以认定,绑她来这里的一定不是沈城。

    一个不受宠的孩子,家就是他最失败的战场。

    沈城那么一个要面子的人,怎么可能向她暴露自己的耻辱和难堪?

    所以他即便要囚禁她,也绝不会选择这个地方。

    而会做这件事的人,一定是知道他的软肋,并企图恶意痛击他。

    她或许对沈城有怨恨,不愿意去信任他。

    但不代表事实真相摆在眼前,她还一直自蒙双目,跟着一起歪曲是非正邪。

    所以尹童叫住了谢应知。

    “谢学长。”

    沈城惊慌地看了尹童一眼,刚想开口就被尹童拍了拍后心。

    别担心,你要相信我。

    明明没有言语,沈城却听到了,然后听话地住了声。

    谢应知闻声回头,就见尹童走到了他身前。

    “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位令人心动的对手。不止是棋艺让我甘拜下风,他为人处世的温柔,运筹帷幄的智慧,都让我心生敬仰。我曾一度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做一个能力超群却依旧温柔谦逊的人。”

    不必言明,谢应知也听得出,她口中让她心动的“对手”是指自己。谢应知笑了笑,欣然接受尹童的赞美。

    尹童却抿起嘴角,以一种同情和遗憾的注视,铺垫了陡然直下的话锋。

    “可惜我今天才发现,他的格局只有这房子的屋檐高天井大,竟然把温柔当做试探人心的面具,把得天独厚的智慧用来算计亲人……”

    尹童拿出书包里的礼盒塞到了谢应知手中,后者认出那是他不久前给她颁的奖品。

    “十六六指局布得再好,对弈双方若不能欣赏彼此,也不可能成就一盘好棋。所以那盘没下完的棋,输或赢对我来说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