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兄弟阋墙(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凌晨五点,讳莫如深的谢家,没有一个人的行为合理到能够说服对方。

    于是他们心照不宣,撇去了彼此的隐情,避重就轻谈起此时此刻。

    “有没有受伤?”谢应知关心道,“需要找个医生来看看吗?”

    尹童摇了摇头,只是担心自己的私人物品。

    “可以帮我找找手机、书包还有校服吗?”

    “好。”

    谢应知打了个电话,交代对方先查监控,有了证据再去沈城那边找,不要y闯。

    过程中还询问了尹童一些关于书包和手机的细节,最后甚至还特别提醒,让nvx去将她的贴身衣物拿到他的房间来。

    几乎照顾到了每一个细节,既不让找东西的警卫难做,又顾及到了nvxyingsi。

    尹童最佩服和欣赏谢应知的也是这一点。

    能够将细节全都思虑周全的人,倘若不是天x温柔为别人着想,那就是克己自律超乎常人,有意识提高自己的眼界和格局,因此看得到自己的同时也看得到别人。

    就像此刻,谢应知注意到尹童的目光,特意暂停了电话,问她:“怎么了?”

    尹童摇了摇头,这才将视线移到别处,不再打扰谢应知。

    其实她刚才就注意到了,这应该是谢应知的书房。

    卧室大概在隔壁,他就是从那边换了衣服,又拿了浴巾过来。

    即便是书房,陈设也b沈城那边要多一些。像是有收集癖,到处可见年代久远但制作jing美的古物。

    其中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的钟表,老式发条钟占了大部分。

    尹童这才注意到,现在竟然是凌晨五点,她原本以为只是晚上九、十点。

    谢应知挂了电话,她才问道:“你平时就起这么早吗?”

    最重要的是,这个时间为什么会站在水塘边?

    “不是,是临时出了些事要处理。”谢应知简单解释道,“你出现的时候,我刚接完我父亲的电话。”

    尹童忽然想起,谢应知好像当时也交代警卫说他父亲快回来了。

    因为父亲回来,于是凌晨起床筹备迎接?这哪里像是父子,明明是上级与下属。

    “现在刚好有时间,上次没下完的棋,我们继续如何?”

    谢应知说着拿出棋盘棋子,直接根据记忆复原了上次的棋局。

    “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记错的。”

    尹童只记得大概布局,哪像谢应知这么变态,能记得每一个细节。

    “应该没错。”

    “那请吧,上次到你了。”

    尹童m0着棋子,犹豫着下落。暗自感叹,谢应知这个人,真的是好胜心太强了。

    不过一盘棋,竟然惦记了这么久,y要决出一个真正的胜负。

    “我听思韵说,你是跟父母学的棋?”

    “嗯。”

    “那你父母是否受过一个叫做默生语的棋手的点拨?”

    “默生语?”尹童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这个棋手是不是出过一本叫做《化安手谈》的棋谱?”

    谢应知想了想,确定自己没有听过,摇了摇头。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