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一报还一报(3600珠)(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沈城用浴巾把尹童胡乱擦g,粗鲁到弄痛了她。

    尹童觉得自己逃不过了,于是索x卸力,任由他折腾。

    “我不想动,你自己g吧。”

    沈城的动作顿了一下。

    “你一定要这样吗?”

    他想学着尊重她,可是她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沈城攥紧浴巾,与自己角力。他不知怎么做才能让她满意,赏赐他一眼正视的目光。

    最后他卸了力认了输,轻声说了一句。

    “你找许宣哲吧。”

    尹童莫名其妙,怎么又忽然提起许宣哲?

    “关他什么事?”

    “许宣哲的爷爷,应该能从谢应知手下带走人。”

    沈城将她重新裹进被子里,然后从一旁脱下的外套里取出手机。

    “许宣哲的电话你记得吗?”他低下头,像是战败的士兵,“让他来带你走。”

    他救不了她,但可以为了她开口求许宣哲。

    尹童听不懂沈城的话。

    这是谢家,是他家,怎么要放她还要别人来领?

    且不说她不记得许宣哲的号码,就算记得,她也不愿让他牵扯到她和沈城的恩怨中来。

    “沈城,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要再牵扯其他人了。许宣哲是无辜的,谢应知也是。”

    “谢应知不是!”

    沈城不知道尹童怎么认识谢应知的,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相信他?

    “谢应知把我绑到这里,送到你床上,任由你摆布……”尹童越说越觉得这假设荒唐,“如果这是真的,你难道不该谢谢他吗?不是正遂了你的愿吗?”

    “他不是为了帮我,”沈城纠正道,“他是为了控制我。”

    沈城知道,谢应知一直在找他的软肋和把柄。

    所以他从不敢带尹童回家,也不敢在任何一家酒店留下踪迹。

    他甚至无法为尹童置办房产,让她从叔叔家里搬出来,因为谢应知监视着他每一笔钱的流动。

    就连他为尹童nn缴纳的费用,都是通过他母亲的户头,以慈善的名义走的账。

    自从他认了谢景仁之后,他就把自由抵押给了谢家,只能以谢景仁的标准去做一个合格的儿子。

    重复谢应知的轨迹,也成了他的眼中钉r0u中刺。

    沈城每一天只能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去任何地方都要报备,他也不能申请宿舍,每晚必须回家报道。

    家教森严到苛刻的谢景仁,绝不可能允许沈城将一个nv生带回家,特别是她的身份还配不上谢家。

    而这一次,谢应知的目的再明显不过,不脏自己的手,直接让沈城去碰谢景仁的忌讳。

    让尹童成为他的破绽,毁掉他承诺的言听计从。

    届时谢景仁只会把尹童当做“合格儿子”的w点,想法设法抹去。而沈城要救尹童,就只能现在去求谢应知,从此任他摆布。

    可尹童不知道,也不会懂,她已经认定了这是沈城的借口。

    “靠我控制你吗?”尹童都被自己说笑了,“让你沉迷我,不务正业,抛弃谢家?”

    且不说她不觉得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