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感到痛苦的存在(3400珠)(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沈城上前抹掉尹童的眼泪,后者迅速撤开身,躲开了他的手。

    “沈城,我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因为你哭了。”

    他摩挲着指尖的sh润,像是尝到了其中的咸涩,一gugu也涌动在他的心头。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如果他问得早一些,这句话该是多甜蜜的剖白。

    而此时此刻,只能收到尹童嘲讽的嗤笑。

    “你喜欢我什么?”

    像是刚学会发问的孩子,沈城只要得不到答案,就如呓语一般反复。

    他太需要这样一个答案,在此刻窒息的痛楚中获得一点点慰藉。

    “想知道?”尹童抢回发问的主动权,“那你先告诉,你呢?你对我是什么感情?”

    沈城垂下眼睑,似乎在思考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他不是没有自问过,只是他想不出答案——因为没有标准让他参考。

    与他最亲密的异x,就是他妈和程薇露。

    虽然他和程薇露一起长大,但从来没对她产生过一点旖旎的心思。

    她和他母亲一样,都是他需要照顾的亲人。可惜亲人这个词,在他眼里没有一点温暖,不过都是在不经他同意的情况下利用他罢了。

    对他来说,这两个人给他的压力远大过依赖。

    他也没有和其他nvx谈过恋ai,唯一让他有生理冲动的异x就是尹童。第一次za,第一次亲吻,所有近似于ai的经验也全都来自于她。

    他不知道,哪一种感情才能称作喜欢。

    他只知道一场恶战中胜出的喜悦,知道败于他人拳下的痛楚。

    而他不喜欢痛,所以——

    “应该不是喜欢吧。”沈城回答得谨慎而克制,“在你身上我总会感觉到痛。”

    明明是慎重思考的答案,可是说出口的这一刻却让他异常沮丧。

    “你骗我,我会痛。你恨我,我会痛。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也会痛。”

    ——你此刻这么对我,我也会痛。

    他没能说下去,生怕多说一句他会狼狈到流泪,让自己变成一个笑话。

    尹童沉默了许久,才点了点头:“的确是不喜欢。”

    而是ai吧。

    可她不想告诉他真正的答案。

    因为已经错过了时机,她不想再回到过去了。

    “现在还谈什么喜欢不喜欢,可笑。”

    尹童忽然感到非常疲惫,她躺倒在床上,背向着沈城。

    “你要做就快做吧,做完放我走。”

    沈城没再解释,只是拽过被子给她盖上。

    “你等一下,我去找工具,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手铐和锁链打开。”

    尹童已经懒得辨认真话假话,任由沈城沉默着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沈城就提着工具箱回来了。

    只是这种家用手钳太小,根本无法与合金抗衡,沈城试了半天也没能切断脚镣。

    “先把手给我解开吧。”

    反正锁链的长度足够,尹童可以自由在房间走动,可双手被缚她没办法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