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饮鸩止渴(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景区南北两线距离很远,游客通常情况下会二择一。

    除非是登山爱好者,很少有人会从南线穿越到北线。

    手机的导航无法完全覆盖山里所有的路,他们只能按照大概的方向寻找索道平台。

    当尹童跟着谢应知走了近一个小时,还没有看到缆车的影子时,她隐约意识到谢应知可能也迷路了,只是这个人死要面子不肯承认。

    甚至身体不舒服也不说,明明面色惨白嘴唇发紫,走两步就要停下来喘一会儿。最后尹童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扶住他,让他坐到一边歇一会儿。

    “不需要。”

    谢应知这个人,任何事都游刃有余,唯独在承认自己体弱这件事上有种幼稚的执拗。

    尹童一开始还跟他客气,后来也被他的嘴硬气到了,懒得再好言相劝。

    “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慢慢走吧。”

    谢应知一把扯住她的手腕。

    “你要是敢抛下我走,我就杀了你。”

    尹童不信更不屑。

    “就凭你这副要死的样子?”

    “你别忘了,有钱能使鬼推磨。”

    “你是真的有病。”尹童骂道,骨子里的灵魂就是个变态。

    谢应知嗤笑了一声,坦然接受自己的扭曲。

    “我死了,谢家是沉城的了,我总要夺走他一样宝贵的东西才公平。”

    “沉城又不想要谢家,哪里算的上公平?”

    尹童想了想,又笑了一下。

    “你也不想要我,这样做最多算‘鱼死网破’。”

    谢应知看向她,涣散的目光忽然在她身上聚焦。

    那眼神像是在审视一件物品,看得尹童一阵发寒。

    “你还算有趣。”

    谢应知别开脸,给了尹童一句莫名其妙的评价。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如果真的这么死在这里,让尹童永远记住他,并且愧疚一辈子……似乎也还不错。

    至少比作为弃子,被抛弃在病房里要有意义得多。

    成为她心里不可磨灭的人,让他那个便宜弟弟活着比死了更膈应。

    他这么想着,紧绷的精神忽然松弛下来,也不再固执死撑,顺应身体本能坐了下来。

    尹童以为他是真的“不行了”才不得不坐下,反而比刚刚更焦急了。

    “你要不要吃点药?”她摸出手机,“或者叫救护车?”

    谢应知见她态度软了下来,像是在真的关心他。虽然身体还是不舒服,但心里却愉悦了许多。

    他冲着尹童招了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你让我靠靠。”

    尹童抱着对将死之人的同情坐了过去,谢应知就顺势歪头依在了她肩上。

    一开始做这个动作时还有些僵硬,他很少跟包括他母亲内的异性做这种亲密的姿势。

    他不与人交心,不依赖别人,更排斥被同情和帮助。

    于是第一次尝试时尴尬再所难免,但相比同时得到的安全感,那股生涩的味道根本微不足道。

    他扯了扯尹童的袖子,说道:“我冷。”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