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洗G净了再过来(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沈城离开后,尹童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敲响了周婵的房门。

    她不敢让周婵等太久,一个人生闷气很容易胡思乱想,说不定晚一分钟就彻底不理她了。

    好在等了十几秒,周婵就开了门,尹童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带了外人进来。”

    周婵白了她一眼就要关门,尹童忙撑住改了口。

    “不不,是我不该让你一直等我。”

    这一次周婵没再关门,但也没让她进去。

    尹童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没生太大的气。

    或者一开始确实是很生气的,但这段时间又自己消化好了,原谅她了。

    尹童觉得后者的可能x更大。

    “今天让你等我是我的不对,”她双手合十抵在下巴上讨饶,“我多给你折几个小青蛙当赔礼可以吗?”

    周婵却没领情,冷着脸问道:“你在把我当成小孩子哄吗?”

    尹童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地问出来。

    周婵很容易生她的气,也爱记她的仇,但同样也很容易原谅她。

    确实就跟小孩子一样,瞬间闹崩又在下一秒和好。

    见她沉默,周婵感到一阵恼火——

    “我接受你的讨好,不是因为我看不出来,而是因为……”

    他欲言又止,她好像不太稀罕做他的朋友。

    上一次他说他们是朋友,尹童却问他能不能跟她谈恋爱。

    这个女孩,脑子里只有这些东西,不会懂的。

    他又忽然生起她的气来,二话不说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尹童忽然吃了闭门羹,懵了两秒。

    他怎么说着说着又把自己说生气了?

    不过周婵的话没错,她确实一直把他当成爱闹脾气的小朋友。

    甚至当初与周珏交换条件来周家,也仅仅把周婵当做一个可以帮助她达成威胁周珏目的工具人。

    从未考虑和尊重过他的意愿和感受,只是单方面地哄着他,不让他识破。

    可是,周婵也许单纯,但绝不是傻子。

    他一直知道他和唐慈他们的朋友关系是建立在彼此迎合的原则上。

    又何尝不清楚,她这么讨好他,也是别有用心呢?

    可是他不问,甚至毫无戒心地接受她,大概是因为太需要一个懂他的朋友了。

    她明知道他躲在柜子里多想被人找到,却偏偏用虚情假意破坏着他最简单的期待。

    可能是周婵之前对她太好了,闹了矛盾总是他先示好。

    给她送裙子,带她去吃虾饺,原谅她yyan怪气的侮辱。

    这大概就是“恃宠而骄”吧。

    尹童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在欺负他,与唐慈并无区别。

    她轻轻敲了敲门,说道:“对不起。”

    周婵没有应,她也不敢再敲了。

    其实周婵关上门没多久,看到桌上的梅子酒时就又后悔了。

    他在感受情绪和情感方面总是b一般人迟钝一些。

    直到他跟管家要了一瓶梅子酒自酌,却发现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