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ρO㈠㈧ц.còм 把周婵赔给我(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许宣哲从随身带的书包里拿出两个笔记本。

    “我给同学送笔记。”

    虽然是在回答颐思韵,但眼睛却一直看着尹童。

    这话已经很明显了,在场能够共用一份笔记的同班同学只有一个。

    颐思韵知道不是自己,没再接话,只是看了尹童一眼。

    尹童知道许宣哲一定会主动找她,因为她早就收到过他的信息,只是没有回复罢了。

    最初问她什么时候回国,被晾的时间久了又会问她在忙什么。

    自从加回微信好友后,许宣哲的语气b之前温和了许多,她不回也不会一直b问。

    所以见到许宣哲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会在颐家见到他。

    “谁跟你说我在这儿的?”

    许宣哲如实答道:“我问的温凌。”

    尹童莫名其妙,这两个人不是水火不容吗?

    温凌也是,自从她被苏音接管后都没有联络过她,却与许宣哲暗通款曲?

    这是救回了沈城,又去接济许宣哲?还嫌自己绿帽不够多吗?

    她现在顾不上再次跟许宣哲“说清楚”,只能接了笔记,说道:“谢谢,你回去吧。”

    许宣哲都等了一下午了,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离开。

    “笔记我写的b较简略,有些地方你可能看不懂,我需要给你讲一下。”

    “我现在没时间。”尹童指了指一旁的周珏和苏音,“没看到有人等着吗?”

    许宣哲不认识周珏,只把他当做占用尹童时间的“对手”。

    “他b我来的晚。”言下之意,他就该等着。

    见尹童不高兴地抿起嘴,许宣哲又忙改了口。

    “我可以等。”

    随便,爱等就等着吧。

    尹童就当许宣哲不存在,向周珏问了好。

    一旁的苏音这才插进来话:“那你们聊吧,我带思韵和小许出去逛逛。”

    许宣哲一点儿也不领情:“我就在这儿等。”

    苏音都笑不出来了,这孩子怎么这么别扭?

    “没关系的,姨妈。”尹童忙叫住苏音,“反正这些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虽然这么说,苏音还是带着颐思韵上了楼。毕竟周珏登门是来向尹童道歉和解的,苏音也不好将颐家牵扯进去,还是要空出一些立场给周珏面子。

    母女两人离开后,周珏也没再做多余的寒暄。

    “你父亲的事情我很抱歉。”周珏开门见山,直接向尹童道了歉,“当初处理这件事的时候,委托了不合适的人,才酿成了最后不愉快的结果。所以你想要什么赔偿,只要我做得到都会尽力满足  。”

    周珏的话说的很委婉,但尹童却听得很刺耳。

    也就是说,当初的责任推诿、暴力威胁是小人作怪,她家和君诚都是受害者。

    “那想必已经归咎到人,做出相应的惩罚了吧?”

    “当然。”周珏拿出人事处分函交给了尹童,“如果你觉得不够,我还可以让律师继续追责。”

    尹童拿着那薄薄一张纸,看到涉事三人全都被开除了。

    可她却不觉得大快人心,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