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不甘心(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谢应知愣了愣,没想到尹童会来这么一出。

    “你干什么?”

    “犯罪留证。”尹童淡定地解释道,“以防我今天出了事,警察却找不出线索。”

    谢应知哑然失笑,也不介意她的“污蔑”,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看台座位没有间隔,就是一张横板,尹童谨慎地往旁边蹭了蹭,与谢应知拉开距离。

    “你没必要防着我。在这里,我可不是你最大的威胁。”

    谢应知发现她的小动作,却没有转头,依旧漫不经心地看着展台。

    “你要防也该防着周珏,毕竟他之前对你做的事可比我过分多了。”

    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女孩,见后者神色有些僵硬,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

    “看来是已经打过照面了。”

    尹童不说话,算是默认。

    “你是不是好奇他有没有认出你?”谢应知把玩着手中的邀请函,“周珏打理周家的产业也快十年了,你和你父亲的事可能也就让他烦恼了一两天吧,比一场感冒还要短暂。如果他能记住让他患病的病菌,那记起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尹童能听得出谢应知是在激她,也清楚他的目的。无非就是像上次一样,达成所谓的“同盟”。

    “其实你自己也明白吧。即便穿着华丽的裙子,坐着特权者的席位,可依旧什么也没有,就连……”

    谢应知斜着身子碰了碰尹童的肩膀,让她看向第一排,那里正坐着周婵与周珏。

    “亲自去质问罪魁祸首的勇气也没有。”

    尹童曾经最欣赏谢应知的“温柔周到”。可温柔的人之所以懂得如何让人舒适,正是因为他明白什么能真正刺痛一个人。

    她的确不敢去面对周珏,只敢伪装在这里,当自己是一个为看秀而来的普通人,即便她对眼前的一切毫无兴趣。

    她不是惧怕报复,而是惧怕自己质问周珏时,却得到一个轻巧的“抱歉”。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势单力薄的自己,还能从对方身上讨要到什么“公正”。

    “可你能给我的不一样也是一个华丽的皮囊?”

    谢应知难得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才说道:“温家周家以及谢家,我们名讳开头的姓氏又何尝不是皮囊?有时候去掉这层皮,我也不知道我还剩什么。”

    尹童还是第一次听谢应知聊起自己。

    交浅言深的不适感让两人都沉默了几秒,复杂的情绪很快被谢应知的笑意盖了下去。

    “所以皮囊又如何?好看又中用足矣。”

    尹童不以为意:“你说中用就中用?”

    “你不满意可以退货啊。”谢应知嘲笑尹童的多疑,“你举起手说‘我是个冒牌货’,有些人自然会为你兜底,保你全身而退。”

    “有些人”自不必说,就是温凌和沉城了。

    谢应知知道,尹童不是一个怕冒险的人。倘若她胆小怕事,当年就不会以一人之力死咬君诚。

    这个女孩担忧的,只是身边这些爱的人罢了。她失去的太多,因此那一点点的温馨,她都舍不得放手

    他从不觉得这是她的缺点,毕竟他也是为了母亲,才不断逼迫自己变得强大。

    “上次你问我为什么是你,如今想来我的答案其实并不准确。我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