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交易(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尹童并不意外,想必谢应知是看到了她在用手机查周婵的信息。

    周婵是个美人,又是个名人,爱美慕强之心人皆有之,她也没什么好心虚的。

    但谢应知紧接着又问道:“还是不甘心你父亲的事?”

    感觉到怀里的女孩僵硬了一瞬,谢应知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嗅到了趁虚而入的机会,不禁抿起嘴角,在她颈间轻笑。

    尹童却笑不出来。

    她身上虽然穿着昂贵的礼服,却犹如赤裸在谢应知面前。

    或者说在悬殊的权力面前,她永远被扒得干干净净,毫无隐私。

    她所经历的苦痛,在这些人眼里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描述;而她的至亲至爱,对于这些人来说,也不过是几个无关紧要的汉字。

    这种感觉就像是迎头一盆冷水,连暴怒都变得卑微至极。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强撑着最后的铠甲,“只是周婵送了我件衣服,我才想了解一下。”

    谢应知这才将目光重新聚焦于她身上这条裙子。

    也许人靠衣装确有道理,以前他从不觉得这女孩好看,但今天却觉得她好像也没那么难看。

    低调又锐利,坚韧又脆弱,与她的人倒是相得益彰。

    特别是她在那样的剧变之下仍然能明媚地昂首挺胸,确实是一种值得欣赏的品质。

    哪怕现在,他几乎看穿她的想法,她仍能够淡定自若处变不惊。

    谢应知在尹童颈间嗅了嗅,酒店洗浴液的味道,与颐思韵的高档香水判若云泥。

    他有些遗憾,二者的灵魂和皮囊倘若可以交换一下,他怀里的这个人该是多么与他相配的存在。

    “这样啊。”谢应知也没有拆穿她,“确实比昨天那一身适合你。”

    尹童忽然被他提醒,想到了保护自己的筹码。

    “那要感谢一下沉城和温凌了。”她笑了笑,在谢应知耳边低声说道,“要不是昨天那条裙子被两个人撕烂了,我还没有机会穿呢。这两个人可真难伺候,搞了我一晚上。”

    谢应知眯起眼,知道尹童在故意暴露她和沉城温凌的亲密,用他们两个人来压制他。

    这个女孩“借势”的手段,运用得还真是炉火纯青。

    尹童趁胜追击:“你忽然对我这么热情,该不会是想试试你弟弟的女人吧?”

    谢应知的脸色冷了下去,特别是听到“你弟弟的女人”这种敌我分明的词汇。

    “可是你这个身板,”她笑着拍了拍谢应知单薄的胸膛,“该不会做到一半死在床上吧?”

    尹童伏在谢应知身上笑得很大声。

    在周围人看来,这两个人亲密得就像是拥抱的情侣,殊不知两个人暗地里恨不得掐死对方。

    “你说……”尹童在他耳边说道,“如果你死了,我算不算是帮了沉城?”

    谢应知的死穴,尹童一踩一个准,踩得他再也装不下去绅士。

    “可惜了,我命还算硬。”谢应知握住尹童的后颈,让她被迫抬起头来与他相对,“如果你真的为他好,昨天就不该让他把那个女孩送到舞会上去。”

    尹童愣了一下,她不知道沉城真的照她的话做了。后来纵欲过了头,也忘记跟他确认结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