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豺狼一般的女子(1/5)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尹童很少和人主动提起父亲的事。

    之前沉城请的律师曾经提醒过她,她对抗的远不止一个工厂厂长这么简单。

    既然得到了相对的“正义”,就不要再去深究所谓的“公平”,更不要试图让对方付出同等的代价。

    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她在规则内,有些人在规则外。

    尹童有着清晰的自知,特别是进入实验班后,更加明白对方劝告背后的内涵。

    所以她一直保持缄默,也未曾再强求沉城追查到底。

    可父亲的死,是埋在她心底的腐烂果实。

    每被碰触一次,就会散发出一股噩梦般的恶臭,她知道那里有一枚名为不甘的种子急待破土。

    所以当她与周婵说起时,声音都有些发抖。

    “你知道这家工厂去年发生过一场事故吗?”

    尹童将镶花捏在手中,也不知是要将它捏碎,还是想让它刺入自己的血肉以求清醒。

    “不太清楚,我很少关心我爸那边的事。”

    周婵的心思根本不在镶花上,更没有兴趣去与尹童分享自己的家世。

    “这些不重要,你先去换吧。”

    尹童被他推进卧室,门关上之后才回过神来。

    他爸那边的事?

    她恍然想起温凌提过,周婵家里做的与服装有些关系,他才因此小小年纪就进入了模特圈。

    所以君诚其实是周禅家的产业?

    过去尹童一直听从劝告,从不试图去碰潘多拉的盒子,可是偏偏有人把盒子捧到了她面前。

    她全然没了穿新衣服的喜悦,只是如行尸走肉一般,光裸着身子直接将裙子套上,甚至没有去镜子前看一眼就走出了房间。

    相比之下,周婵比之前热情了许多,他将尹童推到客厅的镜子前,一点点帮她调整着裙子的细节。

    尹童的目光却始终没有放在裙子上,而是一直在打量周婵。

    她忽然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人。

    即便清楚事故与他并没有直接关系,但律师提醒她的话始终萦绕在脑海中。

    周婵就是那个规则外的人啊。

    于是她脚下赫然划开了一条线,把周婵、君诚厂长,以及那些她无法撼动的人划在了一起。

    她哪怕向前靠近一点点都会感到烫脚,警告着她,那是她不配得到的公平。

    周婵站在她身后,从镜子中暼了她一眼:“觉得怎么样?”

    “很好看。”

    尹童没有发现镜中的自己神情木然,与这叁个字极为不搭。

    哪怕是疏于人情的周婵,也感受到了她的不对劲。

    “你没在看衣服,你在看我。”周婵毫不留情地拆穿道。

    尹童勾了勾嘴角,为自己圆场:“你确实好看。”

    周婵的好心情一瞬间被她的漫不经心扫尽了,又不禁想起昨晚的靡靡之音。

    刚才他不小心发现她裙底什么都没穿时还没有多心,此刻却觉得这个女孩就是有意为之。

    像是被玷污了心中神圣的存在,周婵负气问道:“两个男人还不能满足你吗?”

    尹童愣了愣,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