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蜜糖的颜色(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回程的车上,尹童一直研究着那张名片。

    和一般的卡纸名片不同,周婵这张似乎是“布”做的?

    一种搞不清原料的织品,上面的字都是用一种蓝绿色的线“绣”上去的。

    尹童觉得好神奇,不过掌心大一块布,竟然能勾勒出这么小却这么清晰的内容。

    “这是周婵根据云锦的织法用各种鸟的羽毛做的。”温凌在一旁酸溜溜地解释道,“总共就做了一百张吧,连我爸他都没给过。”更别说他了。

    “你认识他很久了吗?”尹童问道。

    “十几年了吧,不过一开始也不太熟。”

    虽然父母都认识,但温凌主要还是跟谢应知、颐思韵还有许宣哲这群同龄人玩在一起。有时候聚会周婵也会在,但他比他们大了六七岁,大多时候都聊不到一起去。

    “周婵他家产业跟服装有些关系,他很小就出来做模特玩了,后来设计得奖就转了行,算是国内知名的设计师吧。我和他也是后来在圈子里碰到,合作了几次才又慢慢熟起来的。”

    “你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像他这样吗?”

    尹童对时尚圈不太了解,只在电视电影里看过,好像做这种创意性工作的人都个性很强。

    “不不,周婵从小就很奇怪。”温凌想起他和周婵仅有的记忆就一阵恶寒,“我有一次去他家,发现他一个人蹲在衣柜里奄奄一息。后来才知叁天前我们一群人玩捉迷藏,他就躲这儿了,不吃不喝躲了叁天。”

    尹童惊讶:“他父母不管的吗?”

    “父母管不管是其次,那时候周婵都十叁四岁了啊,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大的了。”

    那一次真的把他吓到了,以至于后来他都不怎么敢跟周婵说话。

    直到周婵工作之后变得正常了一些,温凌才慢慢跟他熟识了起来。

    尹童想了想:“这也不是怪吧,只是他有他的坚持,跟我们不太一样。”

    “怪”是一个中性词,但去形容一个人,就成了包含偏见的贬义。

    “不一样不代表他就是错的。”

    尹童反而觉得,周婵身上有一种色彩。

    很坚定,很浓烈,不会被这个世界轻易涂改。

    温凌试探着问道:“你该不会对他有兴趣吧?”

    “嗯。”尹童点了点头。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温凌撇撇嘴,有些吃味:“你就是看他长得好吧?”

    尹童不否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色女!”

    温凌嘴上抱怨,但心里也不算太意外。

    毕竟周婵做模特那几年,对他见色起意的人就不少。只不过全都碰壁,悻悻而归罢了。

    所以他也不算太担心,只要他盯得紧,就不怕墙角自己跑。

    “我对他没有你想的那种心思。”尹童解释道,“况且他不是同性恋吗?对我也没有兴趣吧。”

    温凌像是被点醒了一般,忙说道:“对对对,他就是基佬,你不要瞎想。”

    “我只是觉得,对比周婵自己好像活得很苍白。”

    她没有热衷的兴趣爱好,也不像许宣哲那样有规划,甚至不如温凌这个好奇心旺盛的行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