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不想寄人篱下(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人昨天睡得很早,但却都没有睡好。

    尹童跟人同床睡不安稳,所以在许宣哲睡着后,就又偷偷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许宣哲在她下床的时候就醒了,等了一个小时见她还未回来,就彻底睡不着了。

    是自己的问题让她不开心了?还是单纯的生理期紧张,所以才半夜回自己房间?

    他也不敢去问,怕问了显得自己过度介怀。

    毕竟睡他这里是尹童提的,她当然也有权利半夜反悔,他凭什么质疑她的言行不一?

    可是凌晨天色微亮的时候,尹童又悄悄溜回了他床上。

    许宣哲半睡半醒,尹童扯他裤子的时候,他就完全醒了。

    “你干什么?”

    他拽住睡裤,尹童就从被子里探出了头。

    “本来想趁你没醒,尝尝优等生的牛奶的。”

    还是老样子,没个正经,笑嘻嘻地调戏他。

    许宣哲忽然有些生气:“你脑子里只有这些事吗?”

    尹童被凶得莫名其妙,她趁他醒来前溜回来,用这种方式叫他醒来,就是想给他一个温馨的清晨。

    “我只是想让你舒服。”

    可许宣哲一点也不舒服,心里憋屈。

    他搞不明白,既然她其实不愿意跟他一起睡,为什么昨晚要主动提,今早又要做这些事,好像是在讨好他一样。

    为了追他讨他欢心,他可以理解。

    可追到他之后呢?难道只是想及时行乐而已吗?

    他不想以恶意揣测尹童,但她的做法真的会让他觉得,她的目的只是引诱他上床,上过之后就弃若敝履。

    也许是他还不够慎重,还应该再多一些考察,再做出最后的决定。

    许宣哲平复了一下情绪,才故作平淡地推开了尹童。

    “起床洗漱吧,阿姨快过来了。”

    尹童看出他不高兴,隐约猜到是他发现了自己半夜离开的事。

    不过她也没有解释——

    难道要告诉他,这半年来她一直担心遭到叔叔猥亵,所以无法安稳与人同床睡觉吗?

    且不说这只是她单方面的猜忌,就算真的发生了,告诉许宣哲又有什么用?

    对于正直的许宣哲来说,在警察和法律判定犯罪之前,他绝不会像沉城那样把人揍一顿替她解恨。

    况且她不想让许宣哲觉得她很可怜,至少不要以同情怜悯的目光去看她。

    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在被俯视。

    在与许宣哲的这段关系中,她希望他们是平等的。

    不要再像与沉城那样,从一开始就建立在依附与豢养的关系上。

    尹童无法在物质和权力上与许宣哲持衡,所以就想要在情欲这件事上尽可能掌控主动权,以此在这段关系中获得自尊和安全感。

    可许宣哲一再拒绝,甚至对她的主动表示厌烦,这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吃早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再提之前的事,默契地保持缄默。

    直到阿姨要去买菜的时候,尹童提了一句中午不用带她的份,许宣哲才打破这不知从何而起的冷战。

    “你要出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