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裙下(NPH) 化安手谈(5400珠)(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明明跟你无冤无仇,从一开始就是你强人所难。”

    尹童微笑着靠近谢应知,故作天真懵懂的“请教”。

    “真要正负相抵,我是不是也要绑你一次才算扯平?”

    谢应知笑着向她伸出双手,手腕并拢,不言而喻。

    “请吧。”

    尹童见他一副从容的样子,忽然没了兴趣。

    “先存着吧,我今天没力气。”

    这仇她记下了,才不会让他轻易扯平,总有一天要撕破他这张假笑的脸。

    尹童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又落课了。”

    落课,补习,尹童这才想起了许宣哲。

    她出来时手机没带在身上,想必许宣哲一定在四处找她。

    “温凌,手机借我一下。”

    尹童主动跟他说话,温凌想都没想就开心地双手奉上。

    当他看到尹童翻出许宣哲的号码后,笑容又当即垮掉。

    这边尹童跟许宣哲报了平安,避重就轻说她下午就回去上课。

    那边温凌幽怨地瞥了沉城一眼,后者感同身受,也回了他一个眼神。

    谢应知见尹童联系过许宣哲,总算松了一口气。

    “我已经让司机在外面等了,要去哪里你可以跟他说。”

    尹童看向他:“该不会今天让我走了,明天又把我抓起来默棋谱吧?”

    她一直以为,谢应知是针对沉城才一直对她纠缠不休。

    所谓对棋谱感兴趣,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但从今天的意外来看,谢应知并非因为沉城折磨她,也对她本人没有特殊偏好,目标只是《化安手谈》而已。

    既然如此,倒不如趁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

    “谢学长,能问一下你为什么对《化安手谈》感兴趣吗?”

    谢应知也没有避讳,说道:“找人。”

    “应该不是找我爸吧?我爸叫尹化安,《化安手谈》是他给我看的。”

    一旁的温凌忽然“啊”了一声。

    他想起谢应知以前有个围棋师父,但是后来就没了消息,这些年谢应知仍未放弃找他。

    “你在找你师父是吗?”

    “我是在找我师父,”谢应知纠正道,“但不是在找尹危。”

    尹童意料之中地笑了笑,果然查过我啊。

    “没错,我父亲是叫尹危,不过‘化安’是他网名。我父母是在网上下棋认识的,而那本《化安手谈》是我母亲专门写给他的。”

    一旁的温凌又“啊”了一声。

    “难道尹童她妈是你师父?”

    这一次,谢应知却没有马上回答。

    他一开始对尹童感兴趣,的确是因为从她的棋路上看到了他师父的影子。

    倘若她师承那本《化安手谈》,而这棋谱的作者又是她母亲的话,那尹童的身世恐怕并不是他现在查到的这么简单。

    毕竟关于她母亲的信息,他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拿到。

    退一步来说,如果尹童的母亲就是他师父,那这个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