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来到了候爵府后,叶斌终于知道了这所谓的至宝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水龙珠缓缓的融入了城主石碑之中,散发着柔润的光泽。

    “原来是这么用的?”

    叶斌有些奇怪,水龙珠在他手上,确实没发挥太多能力,只是,上一次被叶泽算计重伤后,能够在半年中恢复,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水龙珠的功劳。

    但比起能够变成宠物,甚至敢和变异龙气叫板的土龙猪来,水龙珠还是逊色了太多。

    “不对呀!”

    叶斌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就这么简单……叶家研究了这么久,怎么会毫无所得?

    可很明显,当他把水龙珠放在领主石碑之上后,水龙珠便有了巨大的反应。

    这没道理啊。

    “愚蠢的人类啊!”

    土龙猪故作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这块领主令牌与其他人不同你不知道吗?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以为本大人会收你为手下?”

    “你是……”

    叶斌自动过滤了土龙猪所谓的手下,想起了得到领主令牌的过程,也想起了很多曾经的往事。

    那是重生之前,他在牢狱之中,度过的最黑暗的日子。

    张倩跳楼而死,给予他的震撼是巨大的,那时候,他满心自责,由于自身力量不强,在牢狱里,还经常被人欺负……

    可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在默默的打量他。

    重生之前还不觉得如何,重生之后,他也没有想起这件事。

    可现如今,他仔细回想之下,那人的目光,绝对足够犀利,完全不像一个披头散发,整日混吃等死的牢狱之卒……

    反而更像是一个智者!

    这个人非常低调,甚至连狱霸都下意识的将他忽略了。

    现在想来,这是完全不正常的事儿。

    监狱是什么地方?那里,充斥着一切肮脏和罪恶,不提这些牢犯有多少饱含冤屈,只是那个环境,就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可以承受下来的。

    进去了之后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挨一顿揍,狱霸看上你了,你就成了他的手下,再一个,就是夹着尾巴做人……

    三天两头被人欺负,甚至连饭,都只能吃人家吃剩下的。

    可那人仿佛将监狱当成了自己的家,没有人招惹他,也没有人害怕他,甚至连狱卒都**裸的将其无视。

    这就不正常了。

    真正让他想起来此人的是,就在重生之前的那一天,那人突然找到自己搭讪,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话,也是所有牢犯第一次见到此人开口。

    “拿着它……你日后便非富即贵!”

    这只是一个的不能再的插去,可当叶斌看到了领主石碑在不断的变化,最后,甚至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没有人认识的符文之后,他才震惊异常。

    这个符文,与那人给自己的牌子有那么几分相似,再仔细想一想……

    甚至就连他得到的特殊领主令牌,以及那些神秘的黑铁牌上,都存在着这种莫名其妙的符文。

    以他现在的高度和眼光,若这一切一儿联系都没有……那简直是开玩笑。

    难道重生不是偶然?

    叶斌感觉自己的喉咙发痒,重生这件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过,而且,他前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