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黄忠一退,陈平得寸进尺,由于宝剑碎裂,只能单手一挥:“随本官杀!”

    陈平一马当先,直接杀向野人军团,看得本来就已经惊疑不定的文丑更是无语!

    就算你一鸣惊人,击败了黄忠,你也不可能一儿伤没受吧?就算是吕布也做不到啊!

    叶斌的野人军团可不是浪得虚名之辈,杀人就如切菜砍瓜,你这三千人冲过去,简直就是送菜啊!

    程阿亮虽然惊疑于陈平能够击败黄忠,可他却没有任何迟疑,主公就在身后,陈平一人再厉害,又能如何:

    “撕了这群砸碎!”

    他话音刚落,黄忠的传音便在他耳边响了起来:“主公了,许败不许胜……”

    程阿亮的气势一顿,这是什么情况?他觉得自己简单的头脑完全领会不了主公的意思了,什么叫许胜不许败?

    听黄忠的,似乎还要让儿郎们装死……败得真实儿?

    这时候,林胡美也望了过来,显然,她也接到了黄忠的传音,眼神闪烁了一下,突然呼啸了起来:

    “%&¥¥#!”

    纯粹的野人语,除了叶斌之外,再也没有人类可以听懂的语言在她口中吐出,野人们纷纷一顿,彻底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

    还可以这样?

    好在野人们没有太多花花肠子,祭祀大人的命令必须要一丝不苟的执行,无论有多么荒谬!

    陈平见野人的气势一顿,脸上顿时泛起了喜色,主公果然英明,竟然从眼神里,就看懂了自己的意思,可比刘邦强太多了。()()().3.

    “杀!”

    有了信心,陈平再不犹豫,率领这一群胆战心惊的老弱病残,发起了疯狂的冲击,野人们倒是实在,两军刚一相接,便有无数袁军被撕成粉碎,可野人们也倒下了不少,看上去似乎没有了声息。

    “哈哈哈,不过如此,兄弟们,建功立业就在此时,随陈某杀啊!”

    陈平的手下见己方竟然将那些传言中,刀枪不入的野人给砍死了不少,信心顿时足了许多,气势不降反升,竟然有了那么一丝精兵的态势。

    “这不可能!”

    文丑长大了嘴巴,陈平这子这么厉害?带着一群老弱病残,都可以所向睥睨?

    只见陈平犹若魔神,手中没有任何兵器,拳头所到之处,必有野人翻倒在地,甚至有的野人都开始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停滞不前。

    在陈平的冲锋之下,就连程阿亮都开始了惧怕,不住的后腿。

    “他娘的!”

    程阿亮心中暗骂,老子要不是怕一斧头擦伤了你,又怎么会退却!

    血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的温度越来越低,鲜血弥漫,两方都陷入了疯狂。

    战到现在,野人们也只剩下半数,其余的似乎都倒在了血泊之中,而陈平一方也很凄惨,死伤一千五百余人,若不是陈平‘英勇’,所向无敌,将气势带了起来,恐怕早就溃散了。

    “差不多了!”

    林胡美绣眉一挑,她和一般野人不同,并不是一根筋,对于叶斌的命令,自然有着自己的理解。

    “那些溃败的袁军似乎也要重新整顿好了!”

    看着文丑收拢溃散的敌军,似乎有冲锋过来的意思,林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