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鹰与武田信玄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的笑意,武田信玄抿着嘴示意庞统继续说下去。

    “汉室将倾,根基已毁,非有大魄力者,不可拯救……”

    一缕黄昏的光线照射了进来,庞统那沉着的语气,让人不自觉的产生一种信服之感。

    他的脸颊没有一丝变化,嘴角微动,竟然让人忽略了那丑陋的面容。

    “百姓亿万,疾苦不堪,诸侯混战,天下不安,值此时,阁下出兵大汉,正是最好的时机!”

    他的双眼闪过一丝精芒:“汉室的气运衰落到了极点,其他诸侯各自为战,无暇他顾,只要我大和民族可以占据一席之地,必然有机会同那些诸侯一起争霸天下……”

    武田信玄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据说庞元君是从水镜,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分析的入木三分,甚至很多,都是本将没有想到的……”

    他的嘴角从微笑转变为郑重,庞统的一席话,给他打开了新的视野,汉朝文化底蕴深厚,想要真正的了解透彻,并不是道听途说就可以明白的。

    “殿下出兵,其疾如风,更兼偷袭之效,大雾笼罩,天时尽归,此乃优势也。”

    庞统认真的说着:“华夏非本土,地利优势皆无,此乃劣势也。”

    见加藤鹰也认真了起来,庞统凝重的说道:“琅邪镇皆为汉民,在吕布治下,人和无法掌控……天时,地利,人和,只掌其一……胜负便茫茫无可预料。”

    武田信玄眉头紧锁,这边的门道确实不少,什么天时啊,地利啊,人和啊……在倭国可不用这么麻烦,强者,才是生存的根本。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虽然有强龙不压地头蛇之说,可殿下毕竟是一条猛龙,琅邪区区一县,又怎能阻挡,怕就怕……”

    他吸了口气:“有人埋伏……殿下的三支军队,也未必能够!”

    武田信玄半信半疑的说道:“本将已经足够谨慎,三支军队首尾相连……怎会失败?”

    “哎……恐怕三位出征的将领也是这么想的,所谓骄兵……必败啊!”

    “哼……”

    加藤鹰本来对庞统还是有几分欣赏的,可现如今,听着他危言耸听,脸颊顿时沉了下来:“武田阁下用兵如神,比之你那师傅,也是只强不弱……华夏有一句话叫……”

    他想了想,终于说道:“大放厥屁……你就是如此,仗着有几分才学,便以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了,我大和民族要有谦逊的美德,你不懂吗!你乱说一气,一旦让武田阁下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你便是大和民族的罪人!”

    “谦逊……”

    大放厥屁……这是你造出来的词嘛?

    庞统再好的涵养,这时候也有点儿无语了,比他师傅强?若真的比水镜先生强的话,你怎么没发现我是内奸呢?

    好在,他还知道大局为重,毫不动怒,镇定的说道:“加藤阁下所言差矣……”

    在下面装成植物人的叶斌看着庞统毫不客气的指责加藤鹰,心中一动,忽然有了明悟,庞统应该是知道自己不可能短时间内取信于武田信玄,只能牺牲加藤鹰的好感……再以激烈的言辞……或许……他还有什么更深的含义?

    “为虑胜,先虑败,此乃为人领袖者应有之道,武田阁下乃是天纵之资,胜败之说,如何能左右他的决断?”

    武田信玄看上去确实没有动怒,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庞统,紧锁着眉头:“那依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