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摇摆着羽扇,左右四个威武的家丁跟随,当人们看到了他的身影,纷纷让开了一条通道,纷纷露出崇敬的神色,显然,此人极有威严。

    “主簿!”

    “蒯先生您来了……”

    “没想到竟然惊动了先生!”

    此人正是刘表帐下大谋‘蒯良’,刘表能够将荆州治理的井井有条,蒯良蒯越二兄弟可谓是功不可没。

    “诸位无需多礼!”

    蒯良握着羽扇,对众人拱了拱手,说道:“大家都是我荆州大才,蒯某本不想多言,可有些事,你们恐怕还不知道……”

    只见他摇了摇羽扇,走到手足无措的戏姓书生面前,沉默了片刻,才说道:

    “你兄长与蒯某也有些交情,是否应该卖纸救兄,吾不便多言,只是……就冲着他这时候还觉得叶斌是个好人,蒯某便不屑与其为伍……”

    戏姓书生张了张嘴巴,在蒯良这种人物面前,根本没有他说话的余地,脸颊涨红,想要离开,却又被蒯良犀利的双目看得双腿有些发软。

    叶斌站在人群之中,心中非常不爽,蒯良的大名他自然不会没有听说过,很多时候,若是刘表能够听从他的计策,恐怕,也不会被人形容为一头病虎了。

    可尼玛坑爹的是,他和蒯良没仇啊,干嘛上来就针对自己?更何况,不提历史名将的身份,蒯良还真没资格说他什么。

    “神农牧贩卖神农纸,牟取暴利,举世皆知,如今又用救人之药,赚那昧着良心的钱财,为神农谷加砖填瓦,他的目的,世人皆知……”

    只见他环视了一圈,见众人都露出倾听的神色,这才说道:“我荆州与其相邻,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此人野心勃勃,恐怕,不久之后,便会将此地占领啊……”

    叶斌的眉头越皱越深,他似乎有些懂蒯良说这番话的意思了。

    “呵呵,你们仔细想想,他发迹以来的所作所为……”

    蒯良沉重的说道:“他与曹操不同,曹操虽然对世家有些敌视,可……实际上却是左右权衡,而此人,对我们根本就是不屑一顾啊,你们仔细想想,叶斌手下,可有我们这类人的位置?”

    书生们听到蒯良的言论,突然觉得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叶斌的手下,似乎都是寒门出身……而他领地之中,也没有什么世家大族的存在,他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实际上行为已经告诉了天下,他对世家的排斥啊。

    “今日恰逢此地,听到了这位戏小兄弟的言论,这才有感而发,大家无需在意,主公早已整顿兵马,若那叶斌敢有妄动,必先发制人,只是到时,还望各位在后方摇旗呐喊……为主公填威啊。”

    颍川和别的地方不同,这里虽然是刘表的管辖,但实际上,刘表对此地的控制力几乎为零,而他又不得不重视这个世家林立的地方,可以说,整个荆州,几乎都是由这些世家所派遣的子弟构成的,他要出征,就必须鼓动人心,否则,世家一旦反对,他说话也未必好用。

    叶斌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暗自冷笑,看来,刘表这头病虎是真的不甘心就这么沉寂下去啊……

    蒯良的这一番言语,虽然未必能够打动所有人,可叶斌却知道,自己此行,恐怕真的会无功而返。

    “令兄的病情……”

    蒯良犹豫了一下:“主公对令兄才学倒是有那么几分欣赏,若是……”

    戏姓书生咬着牙,他对叶斌倒没什么感情,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