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玄德啊,徐州亏了有你,才能民泰安康,吕某也有了休养生息之地,你我二人合力,南方袁术不敢妄动,北方曹操也偃旗息鼓,若是合军一路,何愁大事不成?”

    酒筵之上,吕布慷慨激昂的话非但没有使刘备高兴,反而一脸的阴沉,什么叫合兵一处?谁又来统领谁?让你躲进徐州已经很给你面子了,竟然还得寸进尺,果然是养不熟的狼崽子啊。

    关羽傲然而起:“温候果真当世英雄,当知我家大哥为天下明主,此次投靠,必不会亏待于你!”

    吕布双目闪过一丝冷芒,与关羽相持而立,两者互不相让,若非在酒宴之上,隐忍气势而不发,恐怕……这房子都要被他们冲毁。

    “报!”

    就在这时,刘备的探子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趴着刘备耳朵边说道:“就在方才,在小沛城中,发现了神农牧叶斌的踪迹。”

    “什么?”

    刘备眉头一皱,深深的看了一眼吕布,他心中翻起了滔天骇浪,叶斌竟然真的来了?

    “不好!”

    糜竺吓了一跳:“我说为何吾妹至今未归,肯定是被那小子骗了去……”

    “好胆!”

    张飞大吼了一声,指着吕布:“你与叶斌联合,破坏我家大哥婚礼,该当何罪?”

    吕布也是一脸茫然,他确实收到了叶斌的书信,可那封书信并没有说叶斌会来徐州,只是说让他小心刘备,最近他可能会有大动作,所以,吕布才邀请刘备过来赴宴,打算试探一番,可却没成想,叶斌竟然敢出现在此地。

    “不对!”

    吕布脸色突然有了变化,他想起叶斌书信中还有一句话,是告诉他刘备可能会找一些莫名其妙的借口来铲除他……如今,这不正好是莫名其妙的借口吗?

    这事儿说给谁,谁信啊?叶斌就算再傻,也不至于自投罗网吧?

    想到这儿,吕布似乎明白了刘备的作态,这就是要驱逐甚至兼并自己啊:

    “大家都是明白人,若是你对吕某有所不满,无需拿神农牧做借口,糜真乃是你糜竺之妹,在这徐州中,别说是叶斌了,就算是吕某,对你糜家也是礼让三分,谁会相信这无稽之谈?”

    糜竺也有点儿懵了,按理说,糜家眼线遍布,对糜真更是有着严格的保护,叶斌若是想要不惊动任何人就将糜真劫走,除非是糜真傻傻的自己配合他……

    他当然不会想到,糜真还真就是配合了叶斌,否则……叶斌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世家。

    “这……”

    刘备铁青着脸,他也觉得这事儿有点儿奇怪,叶斌若是强大到了这个地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家抹抹脖子,等着他杀算了。

    “可我们好多人都看到了神农牧叶斌……”

    斥候有些不甘心,他强调着说道:“绝不会错,就算我一个人眼睛出问题了,总不会所有人眼睛都有问题吧?”

    刘备也感觉到了事态严重,他都已经宣布,明日大婚,可如今,新娘却跑了,若真的是被叶斌劫走了,恐怕,此刻早已出城,以叶斌神出鬼没的能耐,再想要寻找,可就难了。

    “若是找不到嫂嫂……”

    张飞脸色凝重:“大哥可就没脸见人了……”

    他心直口快,却让刘备越发的不爽,斥责道:“三弟休要胡言……”

    糜竺强笑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