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刘备对我们敌意越来越重,忌惮之心越来越强,而徐州城百姓万众一心效忠刘备,我们除非撕破脸皮,否则,一粒粮食都收不到啊。”

    吕布皱着眉头,一身布衣,竟然显得有些低调,若是叶斌听到了他这一番话,必然会叹息一声,有勇无谋的吕布,在被逼无奈之下,竟然也学会了思考。

    “夫君是被那叶斌蛊惑到这里的……若依妾身之见,不如修书一封,让那叶斌资助夫君一些粮草,毕竟,夫君占据小沛,也算是遏制了刘备呀。”

    没有了陈宫,没有了高顺张辽,刁秀儿竟然与吕布商讨策略,这种事儿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之中,那就是异类啊。

    “不妥!”

    吕布摇了摇头:“吾与叶斌曾经有仇,但现在蝉儿已经嫁为人妇,过得比跟着吕某更好一些,为夫心中的怨恨,反倒少了许多,再加上上次被刘备那大耳贼蛊惑,险些攻破神农,叶斌却以德报怨,不但资助粮草,更是让手下谋士替吾分析,吕某怎还好意思去讨要什么?”

    刁秀儿皱着眉头,若是有可能,她希望叶斌瞬间被天雷劈死,可没办法,人家活得好好的,自家夫君对人家竟然没有了仇恨,她也是十分无奈,总不能经常蛊惑吧……

    “那……不如趁着刘玄德虚弱之时,找机会一击必杀,占领徐州,以夫君之勇,只要有足够的粮草和兵源,天下谁人能挡?”

    吕布又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本来,吕某也觉得,以吾之勇,天下大可去得,可与叶斌相斗却屡次败北,终于明悟了一个道理。”

    他煞有其事的拍了拍刁秀儿的肩膀:“那些耍嘴皮子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看神农谷就知道了,据说满宠负责内政,陈宫负责军事,这两人一内一外,将神农谷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更是极为富庶,这才是根本之道啊。”

    谁也没想到,由于叶斌的存在,竟然使得吕布智商越来越高,虽然还达不到什么谋士的地步,可显然对自己有了非常清楚的认知……这样下去,吕布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任何人可以预料。

    “报!”

    就在吕布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手下突然来报,说叶斌有一封书信交给他……

    三日之后,叶斌似乎忙完了手里的事情,整天悠闲的带着几个女孩儿游山玩水,时不时的还在萧条的徐州城中买一些小饰品,送给几个女孩儿,乐的她们每日都是笑逐颜开,似乎,这种生活,才是她们真正想要的。

    乐不思谷的他,白天逛完了山水,晚上便与貂蝉共赴**,仿佛真的忘记了一切,弄得管亥每天都神经紧绷,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刘备或者吕布发现了他们的真身,将他们一网打尽,那笑话可就大了。

    “要是每天都这样该有多好啊。”

    王诗诗一副向往的样子,神农谷虽好,但发展时间毕竟不够长,女孩儿喜欢的这些小玩意,神农城内是没有的。

    “是啊……”

    杨嫣儿挽着貂蝉的手臂,低声说道:“姐姐,这一次我们都是沾了你的光呢!”

    貂蝉想起昨夜的疯狂,白皙的脖颈之处,泛起了一丝粉红,这里并没有经过易容,所以变化才会让大家发现。

    “咦,那边的几个小妞看上去身材很好啊。”

    “老大,她们长得倒是一般,不过,关了灯都一样,想必,就算是神农牧身边的历史美女,也不过如此了吧?”

    “嘿嘿,那小子一看就不是徐州人,我们也该过去尽尽地主之谊啊。”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