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的小插曲并没有放在叶斌心上,只是他却没想到,这一念之间的举动,究竟为他带来了什么。

    “不能再拖了……”

    贾诩看上去有些虚弱,他敲打着桌面,低声说道:“该来的应该都到了,明日便开始吧……”

    叶斌一怔,有些奇怪的说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贾诩摇了摇头说道:“吾虽不擅观卜算占星,却也略知一二,如今,天下格局混乱不堪,龙气又分散于华夏各地,而洛阳又是曾经的龙兴之地,不久之后,此地必发生一场变故,到时……就算无有损伤,也会被拖入泥澡之中。”

    叶斌感觉到贾诩的欲言又止,但他既然不说,自己也不好多问,他毕竟还不是自己的手下,思忖了片刻,便说道:

    “真的要彻底放弃?”

    贾诩点了点头:“此地虽好,却不宜久留……”

    见叶斌仍旧有些犹豫,贾诩诡异的笑了笑说道:“更何况,您刚刚大婚,便出征洛阳,想必……”

    想起貂蝉,叶斌的归心顿时有些急迫了,这贾诩对人心果然了解得通透。

    两人又策划了一番,叶斌终于下定了决心,命人将周仓叫了过来,这家伙还在乐此不疲的接待来客,赚的钱已经足够娶好多个媳妇了,整天笑眯眯的,几乎让人忘记了他凶猛的一面。

    “差人通知四方,就说明日开始拍卖洛阳重建之权……”

    周仓一惊:“这么快?”

    他也不敢反驳,想到自己所立下的功劳,回到神农谷后,必有提升,心中也有些急迫了。

    却说此时,一道流星滑落天际,整个天空,仿佛都变得昏暗了下来,贾诩脸色骤变:

    “天地异象,流星陨落,必有帝星陨落。”

    叶斌一怔,旋即失声道:“帝星?”

    ……

    “杀!”

    襄阳岘山之上,一少年背着孙坚,手持精钢铁枪,寒芒闪烁,无数士卒纷纷被刺倒在地,到处都是他疯狂的枪芒,近万敌军,竟被他一人追赶了三五里地,仍不罢休,直到他身后的孙坚一口鲜血咳了出来,少年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爹!”

    孙坚嘴角的鲜血止不住的向下流淌,若非他勇武高超,根本挺不到这个时候,只见他捂着胸口上的一根利箭,也不顾那不断渗透出来的鲜血,断断续续的说道:

    “且……听我说!”

    少年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死死的抓着孙坚的另一只大手,只是不住的点着头。

    “吾江东孙家……虽为袁公路家臣,但……却只有其名,未有其实,此次为父鲁莽中箭,你与你的弟弟尚且年幼,无法与其抗衡,那袁公路必然要吞没我孙家……”

    少年死死的咬着牙齿,不发一声,听着孙坚继续说道:“为今之计,只能祸水东引……”

    孙坚双目之中闪过一丝毒辣的寒意:“将那传国玉玺,献给袁公路,以其智慧,必然不会对你生出疑心……”

    这一刻的孙坚,双颊嫣红得可怕,语速越发的急促了:“这封书信……你记得交给神农牧叶斌,可保我孙家基业,你与你弟弟同心合力,待得将来……”

    他老目之中闪过一丝期待:“你们……”

    还未等说完最后一句话,双目一番,一代将才,终于陨落在这岘山之上,这天下,随着孙坚的陨落,真正的揭开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