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这大好河山,您难道真的不在乎吗?”

    大臣们纷纷侧目,这时候没人理会叶斌,汉灵帝在位的时候,对叶斌好那有可能是看对眼了,还有可能真的如传说中那样,叶斌是他的私生子。

    可现如今,他消失之后,既然现身了,那就绝不会是为了叶斌……

    否则,还成何体统?

    再者说帝王之心,虽南侧,但也是有迹可循的,哪个帝王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国家破碎而无动于衷去管一些臣子的‘小事’?

    “无需多言!”

    汉灵帝的声音彻底的冷漠了下来,双目直接越过刘协,看向跪在地上的叶斌:“朕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可现在并不是时候!”

    刘协一怔,以为汉灵帝是在对他说话,连忙说道:“父皇……儿臣虽登机,但尚且年幼,您回来吧!”

    他这是真心的,帝王宝座虽好,但傀儡帝王就没意思了,还不如当汉灵帝手下的太子,等到汉灵帝百年之后,他的威严也逐渐树立了起来,到时候,情况自然又不一样了。

    “神农牧叶斌接旨!”

    灵帝一言出,所有人都头脑发胀的看着叶斌,没道理……完全没有道理,国家都成这个样子,您竟然还想着这个私生子?

    叶斌复杂的看着一眼汉灵帝,他甚至能够看到汉灵帝眼中的期待,冷漠与一丝忌惮……

    这个东汉最后一个真正的帝王,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才现身?可那眼神之中的冷漠与忌惮又是何故?

    有时候,他就觉得汉灵帝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这一次现身,更是毫无预兆,甚至连侍卫也只有那么十几个。

    看上去排场似乎不小,可与真正的帝王,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至少,就算是有名无实的刘协出宫,也会前呼后拥,大臣们左右相伴。

    相比之下,这刘宏太……孤单了一些。

    “西凉董卓,至天下于不顾,残杀百姓,威逼朕之帝王,使得皇都洛阳毁于一旦,罪无可赦,喜有神农牧,帝师叶斌,力王狂澜,击杀董贼,朕心甚慰。”

    汉灵帝顿了顿,扫视了一圈茫然无措,不可思议的大臣与刘协,又看了一眼似有所悟的叶斌,终于说道:

    “许叶斌重建洛阳之权……任何人,不得阻拦,违者,视为吾汉室之叛逆!”

    杨彪霍然起身,第一次直视汉灵帝,老脸之上的泪痕犹在,声音却带着浓浓的不甘:

    “陛下,您怎可如此纵容……您可知道,这叶斌虽击杀董贼,但却不怀好意,强迫李傕郭汜二贼做戏,威逼吾等离开长安,入住洛阳这不毛之地,您……”

    一个个大臣脸上带着浓浓的疑惑,实在不理解汉灵帝到底怎么了?

    自从叶斌出现,这个帝王的一切行为举止都不正常了。

    这一次,更是至天下乱象于不见,双眼之中,竟然只有那个与他儿子作对的叶斌,难道,他真的疯了吗?

    “哈哈!”

    刘协泣泪成血,仰天狂笑:“你……真是一个好父亲!”

    汉灵帝脸上带着一丝挣扎,可旋即有恢复了漠然,那帝王的威势,在这一刻,突然展露出来……

    就仿佛有万丈金光,照耀的他不可直视。

    “够了,这是朕最后一次下达圣旨,汝等,难道不尊吗?”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